抢高价机票、掐点核酸、漫长的隔离……一次回国需要跨过几道坎?

文章摘要:回还是不回?难住了一批人

Screenshot_2022-06-15-10-14-32-035_com.tencent.mm.png

尽管回国时间看似还早,计划九月份启程的青青已经从四月份就开始在小红书频频发布信息问询,从伦敦回国的机票该怎么买,线路该怎么走,并特别注明了:代理勿扰。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从2020年疫情影响全球交通运行开始,有关天价机票、诈骗陷阱、航班熔断等消息就没有淡出过她的视线,原本在2021年暑期就有回国计划的她,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实施。

“主要是机票太贵了,单程票价大概在5-6万之间,还没有算隔离费用,原本想着像当年非典疫情一样有可能半年左右就会回归正常,一下子持续三年都没有放松管控的征兆,反而越来越严格,这是之前没有预料到的。9月份回国就不打算再出境了,时间越近心情就越焦虑。”青青这样讲到。

事实上,提前几个月就开始做回国攻略是很多有归国计划的华人华侨、留学生们的常规操作,一方面机票越早定价格会越便宜,另一方面如果出现突发情况还有时间再做调整。包括青青在内,多位有回国意愿的受访者表示,只要价格能接受,对于航班时间以及落地城市没有任何的要求,能顺利回国落地是现在的第一诉求。

而对于已经顺利归国的,闻旅也找到几位有经验的朋友聊了聊,他们则分享称,正规渠道买票是第一选择,多刷外航官网也有买到票的概率。如果没办法一定要通过机票代理,最好是朋友推荐的会靠谱一些,要问清楚退款流程。还有,回国行程中最大变数是会遇到航班熔断,一定要时刻关注最新信息,调整航班及时间后一定要仔细计算完成核酸检测的时间,不符合规定会拿不到健康码,影响登机及落地,上演“人在囧途”,进退两难。

01

频繁熔断票难买?接受高价是回国需突破的第一道心理防线

今年2月中下旬,作为个人访问学者的马先生从美国旧金山飞回了上海,并在上海疫情前完成隔离,回到北京家中继续隔离。

对于这一段回国旅程,用马先生的话来说,全靠运气。从去年年底有计划回国,他就开始到处查询航班信息,了解回国政策,每天关注新闻消息,关注国内疫情情况,整整几个月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

“其实按照计划我原本打算1月份从纽约飞回国,但不论是国内的航空公司官网,还是通过机票代理,都很难买到机票。而且那时候奥密克戎变异病毒株已经开始流行,能飞的航班更是因为确诊病例频频遭遇熔断,即便是能买到,也随时会因为熔断而取消,我准备的几张机票都被取消了,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最后还是改变思路在美联航官网不停地刷票,刷了好几天,才抢到了一张旧金山飞上海的余票。”马先生回忆道。

在尝试通过机票代理买票的过程中,马先生还算是比较幸运的,遇到的都是靠谱的代理,提前支付的预付款,在抢票失败后也都全额退给了他,而他身边朋友遭遇不靠谱票代的也很多,比如到登机才发现机票是无效的,出现一票多售的情况,或者是不退定金等等。

“在现在的情况下,能买到票,不被骗,顺利起飞不被取消就已经非常幸运了,至于价格肯定是比疫情前要高出许多,我的机票买到的价格是4万多,与当时其他外航相同航线的价格差不多,如果是通过机票代理买,价格肯定要更高一些,毕竟他们也是要赚取代理费。”

闻旅4月28日在平台官网查询发现,近期,因为上海疫情,从美国飞上海最近航班要等到7月份,而价格更是涨到8万元左右,从旧金山飞广州更是紧张到只有7月26日一班航班,票价则已经超过10万元。 

mmexport81dafdb29c0affd9076c51eb9f6e643b_1655260186969.png

mmexport6094d3bdfd1eb4a42559cb94c2ef5343_1655260188373.png

而从欧洲回国的难度则更甚美国,特别是俄乌战争影响之下,机票堪称“一票难求”,影响行程的因素也更加复杂多变。早在3月中旬,就曾发生过一百余名中国公民因次日航班取消滞留维也纳,其中包括很多完成学业回国的留学生,面临签证到期无法续签等问题,好在最后在大使馆的协调帮助下,仅一天之后,被滞留的旅客最终成功回到国内。 

有民航人士对闻旅分析道,一方面是因为疫情防控需求,中国民航局为降低疫情输入性风险,于2020年3月29日实施了调减国际客运航班的“五个一”政策,即每1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中国大陆的任意1个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1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航班量本身就是急速缩减,再加上自2020年6月8日起实施的航班奖励和熔断措施,一旦哪国疫情出现反复,病例增多,遭遇较长时间的断航也是意料之中,需求多而供应少,求大于供自然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另一方面,高到离谱的“天价票”问题可能出现在了代理环节,除航空公司官方渠道外,代理商销售机票往往会增加服务费,而机票代理也是层层分级,越是末端的小代理出票价格会越贵。此外还有“倒票”的不法行为存在,根据媒体报道消息,民航局综合司司长刘鲁颂曾于2020年4月9日在发布会上指出个别不法销售代理和黄牛利用技术手段采取虚占座位再高价倒卖的行为。因此需要购买时尽可能选择正规渠道,找朋友推荐的靠谱代理,会大大降低被坑、被骗的可能性。

02

反复多次交叉核酸?精确计算到小时才能顺利拿到登机健康码

能够买到机票是实现顺利回国旅程的重要一步,但也仅仅是第一步,成功购票之后,对于想要回国的留学生、华人华侨而言,还要时刻关注疫情变化情况是否会致使航班熔断被迫取消、认真研究回国政策保证能顺利申领健康码登机。

疫情期间一直在日本留学的李先生对于疫情防控严谨且严格的感受是直到完成学业准备回国时才真切体会到。作为公费留学生,抢票的艰难过程他并没有亲身经历,因为机票是由日本文部科学省(也就是教育部)来负责的,但从知晓航班到遭遇熔断重新预订,这中间的核酸有效时间以及离境的最后期限,也着实是称得上“惊险”。

“早在去年12月份,我所在的学校就开始统计我们这一批留学生的离境航班信息,并协助我们预订机票。按照规定,已经完成学业的我们必须要在3月底之前离开日本。所以我当时提交的信息是计划3月30号飞贵阳,并且订票成功了。”

根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网发布的最新入境规定消息,当时对2022年2月28日(含)之后航班自日本赴华人员的检测方式调整为登机前第7天进行1次核酸(PCR)预检测,登机前3天内再在两家不同机构分别进行1次核酸(PCR)检测(须间隔24小时以上,以下简称“交叉双核酸检测”),原“预检测+双检测”不再实施。

也就是说,调整后的申请全流程应该是:

1、登机前第7天1次核酸(PCR)预检测

2、7天自我健康监测

3、登机前3天内在不同机构交叉双核酸(PCR)检测

4、取得全部阴性检测结果

5、登录系统申请健康码

6、值机

按照这个政策,李先生需要在3月23日时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然而在3月22日,他已经预约好检测机构之后,突然接到了原定航班取消的通知,一再询问原因后得知,是因为前序航班出现太多确诊病例,触发了熔断,且在协调之后,3月份的空余位置只有28号。

“如果是28号的飞机,那么我最早就需要3月21号就做第一次核酸,收到航班取消信息的时候已经22号了,这样的改签根本没办法实现按规定完成核酸检测。而我的离境最终时间又是三月底,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李先生回忆道。

后来他冷静下来,快速想到了两种解决办法,首先是联系了负责帮他订票的日本文部科学省,询问是否有可能延期离境,当时对方给到的说法并不是很明确,只是说可以帮忙去沟通;另一方面,他又去尝试联系中国大使馆,询问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当时大使馆的说法是健康码审核是在国内进行,如果想要顺利申领,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时间完成核酸检测,否则没办法登机,只能将回国航班往后推。

好在最后,日本文部科学省沟通后确认,基于是原定航班处罚熔断取消的原因,可以延长离境时间,并最终预订了4月3日飞往深圳的机票。

”这个过程给我的感受,就是一定要严格按照规定完成核酸检测,超出规定时间哪怕一天也会导致申请健康码失败,从而无法登机,对于大部分想要回国的人来说,购买机票已经很难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大意,而卡在核酸这件事上,最好提前计算好全部的检测时间,精确到小时。”李先生这样讲到。

申请到健康码后,他于4月3日顺利踏上了回国旅程,并在深圳落地隔离,期间国内防疫的严谨程度也让他记忆深刻,其中一个细节,从国外回国每个人几乎都是几大箱行李,出于安全考虑,转运过程中工作人员不会直接触碰,但是会十分耐心的等待每一个人,看得出他们都很友好,但对待有可能携带病毒的行李,基本都是走到哪里“疯狂”消杀到哪里,直到安全送到酒店隔离房间。

03

落地也不意味着结束,有人各辗转地“漂泊”两个月仍未到目的地

从落地转移到隔离酒店之后,对于最终能回到家,还间隔着一个漫长的隔离过程,在国内疫情不断反复的2022年,完成隔离回到家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特别是计划到新城市生活的回国人员来说。

同样在日本留学的杜先生也是在今年3月份毕业回到国内,原本计划落地天津完成隔离后再到北京完成面试入职工作。然而因为天津津南区出现疫情,最后只能选择落地上海。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正在上海隔离期间,上海的疫情也逐步变得严峻,这样让他的隔离生活,也变成了一次频遭“囧境”的旅程。

时间回到3月3日,杜先生落地上海并闭环转运进入到隔离酒店开始14天隔离,期间他的健康码一直是红色的,因为还处于封闭隔离期。但就在隔离到一半,3月12号的时候,他的健康宝突然被弹窗了,已经是红码状态按理应该是不会再被弹窗的,所以他开始察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17号结束隔离,红码变成黄码之后,杜先生的下一旅程应该是居家隔离7天,但他并不住在上海,需要再到可以接待黄码客人的酒店进行进一步隔离,直到黄码变绿码,才能离开上海。

“期间我入住的第一家酒店,为了配合疫情防控需求,由接待黄码客人升级成了接待红码客人,而我们这些黄码的客人需要自己重新找酒店,我最后选择了一家离虹桥机场10分钟车程的酒店,完成了最后的几天隔离,直到变成绿码,我就计划从上海坐高铁到北京。”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顺利坐上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之后,杜先生在天津南被乘警拦截了下来,因为当时天津进北京的政策是需要有24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而且天津规定了行程卡挂星到达天津后也需要居家隔离7天。

这就意味着,杜先生暂时进不了京,天津下车后,就需要到酒店再隔离7天。当入驻到酒店隔离,杜先生就连续接到了上海到天津沿线停留城市的流调电话,江苏、山东、河北的都有,询问近期是否到访过这里,而他也耐心的一一做了解释。“虽然是个很小的插曲,但这也让我感受到了,国内的疫情防控真的是严谨到事无巨细。”

在天津隔离的期间,杜先生开始着手进入北京的流程,但在这一步,他遇到了困扰他最大的“麻烦”,北京要求到京后和所在社区报备,要有社区接收才能顺利进京并且解除弹窗,然而杜先生在北京没有家人,也还没有租房,没有社区可以对接,也还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怎么报备解除弹窗成为了一个难解的问题。

“前前后后咨询了多个渠道,我打算先在线上平台云看房、云租房,等找到社区对接可以报备之后,再买票进京。算起来从回国之后前前后后已经将近两个月时间,距离我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北京,还有一段路要走,而且到北京之后,等待我的应该还有下一阶段的隔离。”杜先生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无奈。

尽管如此,对于国内严格的防疫管理流程他还是很理解,而他的情况也确实属于特例,但对于更多想要回国的人,他还是真诚建议到,一定要放平心态,目前国内疫情出现反弹,防控措施也随时在变,不论在哪里隔离,一定要严格遵守管理规定。

近日,多省关于入境隔离的相关政策做出了进一步调整,其中北京已于5月4日将入境隔离政策调整为“10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湖北武汉则宣布在6月3日后第一入境地为武汉、且目的地也是武汉的,在武汉市进行7天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7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第一入境地为武汉、目的地是湖北其他城市的,在武汉市进行7天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再闭环转运至省内目的地进行7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另有江苏省常州市、徐州市入境人员的隔离时间也已经由原先的“14+7”调整为“7+7”,即7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缩短了7天的集中隔离时间。

在这里也希望,漂泊在外的“归家人”,能早日踏上回国之路。

封面源于摄图网。

闻旅派原创,作者:闻旅,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60687.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7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提供资金纾解经营困境,国航拟取得山航集团不低于66%股权

下一篇

年内二度换帅,ST海航瞄准航空主业发力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