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队长讨薪掀追债潮,卓尔文旅地产何以脱困?

文章摘要:属于传统文旅地产的时代,一去不返

Screenshot_2022-05-12-20-02-49-566_com.tencent.mm.png

今年初,中国男足国家队队长蒿俊闵@蒿仔发布的一则讨薪檄文,让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和公司实控人阎志受到舆论热议,截至目前,该檄文仍处于置顶状态。而以此为“催化剂”,进入2022年后,球队股东卓尔文旅集团及卓尔集团旗下的文旅地产业务迎来多事之秋。

Screenshot_2022-05-12-20-03-09-077_com.tencent.mm.png

来源微博截图

企查查显示,5月11日,卓尔发展(沈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尔发展(沈阳)”)新增案号为(2022)辽0114执1628号的被执行人信息,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法院为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执行标的为779078元。

mmexporta6884314b28b6a843aa3e0ee493ad80b_1652357009478.png

根据企查查信息,卓尔发展(沈阳)成立于2011年11月,注册资本19276.5万美元,经营范围房地产开发,商品房销售,自有房屋租赁。紧随公司成立后的2011年12月,卓尔发展(沈阳)以82766.7926万元的成交价格,签订沈阳市于洪区丁香湖新城面积为15.753101公顷、土地用途为其他普通商品住房用地的国有土地受让合同。信息显示,该项目即为备受关注的卓尔沈阳客厅。

相关资料显示,作为沈阳市第一个文化主题城市综合型项目,卓尔沈阳客厅项目分两期开发完成。一期建筑面积30万平米,住宅&商业规划各15万平米,商业部分囊括商业步行街、餐饮美食街、休闲娱乐广场、大型购物超市等全部商业主流业态,辅助业态有四季公寓、精品商墅,该项目是卓尔进入沈阳市场后在沈阳乃至东北区域的扛鼎之作。

mmexport6aabfbe938d41e6d069b7ab0e4afcf7e_1652357023023.jpeg

卓尔沈阳客厅项目,来源栋察楼市

根据卓尔控股官方微信,沈阳客厅项目早在2013年12月便已首开。按拿地合同约定,项目约定竣工日期为2015年12月,但事实上,项目开发进度明显滞后于预期。

或许是为了加快进度,卓尔发展(沈阳)在历经数次注册资本变更后,2015年11月,ACTIVE MIND HONG KONG LIMITED成为公司新增股东,2016年1月,卓尔发展(沈阳)股权结构变更为ACTIVE MIND HONG KONG LIMITED和卓尔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合资,两者分别持股90%和10%。

人事方面,2016年1月,卓尔发展(沈阳)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变更为现任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吴奇凌,彼时,时任贵州凤冈县委常委、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的“80后博士”吴奇凌刚辞职出任卓尔文旅集团总裁,同时负责卓尔控股的融资工作。

mmexport5be06ab377999d4ea530f57c10cffa98_1652357026246.jpeg

来源微信截图

尽管卓尔集团对沈阳客厅项目极为重视,但历经多次变更,项目的开发进度始终缓慢,根据沈阳当地某楼市自媒体于2019年初的信息,沈阳客厅配套的大型商业并未动工;同时,闻旅查询发现,因公众号服务到期,卓尔沈阳客厅官方微信账号自2018年5月21日后便再未更新;到2021年4月,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由吴奇凌变更为代行海。

“卓尔城市客厅”究竟为何物?根据官方资料,城市客厅为卓尔集团旗下的文旅地产综合体——每一座城市,都需要一个城市客厅,每一座客厅,均以所在城市命名,且项目之间并非简单复制,而是以文化为基底,更大发掘和展现城市特质,成为靓丽且辨识度十足的城市文化会客厅与城市地标。

作为湖北龙头民企,沈阳客厅显然不会是卓尔城市客厅的首个项目。据了解,早在2010年,卓尔开始便开始推进“武汉客厅”项目。该项目总建面约180万平方米,包含中国文化博览中心、武汉艺术品交易中心、卓尔万豪酒店等业态,按照官方说法,于城市而言,武汉客厅就像一颗红色宝钻,有诸多不同棱面——市民活动之所、热情会客之地、文创产业之林、传统文化之脉、潮流时尚之峰,共同对外折射出一个光华璀璨的“大武汉”。

mmexport4814ba90994945749c9dce8a30f13cb0_1652357054608.jpeg

武汉客厅来源湖北日报

也正是以武汉客厅的面世为起点,卓尔第一阶段按下了文旅地产业务攻城略地的快行键。紧随武汉客厅项目之后,包括荆州客厅、襄阳客厅、沈阳客厅项目相继签约或落地。但从现状来看,项目的推进/运营情况明显不如武汉客厅项目顺利。

以襄阳客厅为例,信息显示,2011年4月,卓尔发展(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卓尔发展(襄阳)有限公司,但该公司并无任何拿地信息,且已于2020年6月被注销;至于荆州客厅,企查查显示,卓尔发展(荆州)有限公司有两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额为1861.17万元;1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失信总金额432.28万元;同时还有一条生效于2019年11月的限消令。

mmexportbf05a1d2267f37ad8b20d1c61f9c0527_1652357058129.png

或许是意识到缺乏专业人才的短板导致了业务发展陷入某中瓶颈,以2016年初吴奇凌的加入为起点,卓尔文旅在湖北省内展开了新一波扩张。

“2016年5月,卓尔总投资50亿元、规划总面积3.2万亩的孝感桃花驿小镇项目开工建设。

2017年2月,卓尔文旅总投资5.4亿元的花亭茶溪运动休闲旅游区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2017年5月,卓尔文旅与罗田县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将投资50亿元打造罗田“五景区五小镇”项目。

2017年6月,卓尔文旅联合南京丰盛集团、上海景域集团成立湖北大别山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开发罗田“五景区、五小镇”旅游项目,计划利用3-5年打造一个旅游上市公司,一个5A级景区;

2017年12月,卓尔文旅与武汉东西湖区签订10亿元开发协议,拟将石榴红村打造成旅游+文化、农业、研学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旅游度假区;

2018年6月,卓尔文旅与黄陂区政府签订投资框架协议,拟投资200亿元,在木兰生态旅游区打造集木兰文化风情小镇、木兰宗教文化景区、木兰田园康养区为一体的文化旅游产业生态圈。”

短期高速的业务增长,推动卓尔对文旅业务的再加码,2018年7月,卓尔文旅集团有限公司举行成立大会暨揭牌仪式,新成立的卓尔文旅集团有限公司由武汉卓尔文旅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卓尔智城集团有限公司整合重组而成,囊括卓尔旗下全部文旅、地产开发项目。

mmexport9cf5c1576ad2a6a0ed15e2c441ceabe1_1652357083694.jpeg

摄图网

按照阎志彼时的想法,卓尔大文旅产业全面整合后,将与卓尔智联集团形成大智联、大文旅两翼齐飞的产业格局,为卓尔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劲支撑。其强调,新的卓尔文旅集团要志存高远,致力于打造中国顶级文旅企业,将优秀的文旅IP扩展到全省、全国,建立良好的商业模式,探索创新理论体系,经过3-5年的努力,力争实现千亿销售、千亿资产、千亿市值的宏伟目标。

以此为基础,卓尔文旅的势力范围开始跳出环武汉城市圈,扩大至以省域为界甚至跨省,一场狂飙突进的文旅地产“圈地运动”由此启幕。

 

“2018年8月,卓尔文旅分别与恩施市及咸丰县政府签署投资协议。总投资30亿元建设恩施市富尔山国际生态休闲度假区和咸丰卓尔国际康养度假小镇;

同月,卓尔文旅与潜江市政府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建设曹禺文化旅游城、潜江客厅综合体、湖北返湾湖国家湿地公园生态修复三大项目。其中,曹禺文化旅游城总规划面积约2000亩,湖北返湾湖国家湿地公园占地面积1.16万亩;

10月,卓尔团陂温泉国际度假村项目正式开工。作为浠水县和卓尔控股重点打造的文旅项目,该项目总投资20亿元,总规划面积约3000亩;

2019年5月,卓尔控股与黄冈市政府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拟在全域旅游、通航网络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

11月,中国农业银行湖北省分行与卓尔智联集团、卓尔文旅集团等企业在汉签署金融合作协议,将为卓尔企业集群提供总额度220亿元的综合授信。”

受疫情冲击,卓尔文旅的扩张在2020年初按下暂停键;而在湖北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文旅产业尚未解冻之时,卓尔文旅便已重启进击。从3月起,其相继在恩施、宜昌、竹山县、荆州、黄石、神农架、十堰等地签约拿下多宗文旅地块/启动开发,总投资额达数百亿之巨。

mmexportfa80315ab6df95352351e22f2e340d0c_1652357086362.png

卓尔·黄石文化旅游城项目效果图(规划中)

以2020年6月签约的卓尔(黄石)文化旅游城为例,系列投资预计总投资额约320亿元,其中磁湖·南岸新城项目占地约2100亩,投资额约260亿,建设内容涵盖胡家湾商业综合体项目、李家坊片智慧新城、铁路西站文化创意区、高端教育区以及黄荆山温泉度假、旅游、天坑酒店等。

“以‘文旅农体养’五位一体融合发展的模式,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正成为未来文旅产业的发展方向。”按照阎志此前的说法,卓尔文旅近年来的丰富实践与业态探索将文化产业、现代旅游、高端农业、休闲运动、健康养生等产业紧密渗透、跨界互动,以优秀传统文化和特色区域文化为底蕴和纽带,融农耕文明、绿色休闲、时尚生活于一体,交织成为一种全面舒展身心的新生活方式,正成为现代旅游业发展的主流趋势。

尽管这一说法试图极尽表现出卓尔文旅业务复杂而极具想象空间的商业模式,但回到现实,借汉口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项目由此大获成功的卓尔,其文旅业务存在明显的地产销售导向。即以城市客厅为代表的文旅地产业务,与传统文旅地产商“以文旅产业之名、行低价勾地之实”的模式并无实质区别,由于文旅地产投入大、周期长,且对团队从项目规划、设计、建设、运营、营销在内的全链条要求甚高,导致旗下项目后续发展接连陷入困境。

企查查显示,就在4月7日,旗下卓尔旗下赤壁赤壁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新增案号为(2022)鄂1281执459号的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湖北省咸宁市赤壁市人民法院,执行标的为9431.59万元。

mmexportce7c0765f5bfa80b9db3d37df404f461_1652357129842.png

稍早前的1月19日,卓尔文旅旗下全资子公司长阳卓尔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阳卓尔文旅”)同样新增有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执行标的为1382万元。

即2022年以来,卓尔文旅及旗下公司被执行总额已达1.08亿元人民币。

客观而言,作为湖北本地的龙头民企,对地方人脉较为熟悉的卓尔文旅在拿地效率上或许拥有明显优势。但受疫情冲击,非刚需属性明显的文旅地产,其市场环境已经发生巨变,当过往单线条的卖房模式不可持续,如果操盘者在规划设计、IP运营、内容营销等在内任一环节的核心运营能力存在短板,项目的未来形势难言乐观。

相关信息显示,自2021年6月以来,卓尔文旅相继退出了武汉春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武汉万豪瑞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武汉黄花涝水岸古镇开发有限公司、卓尔文旅(神农架)有限公司等在内的股东序列;而进入2022年1月,以罗田县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卓尔文旅旗下湖北大别山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移交协议,接管天堂寨风景区经营管理权为代表,卓尔文旅当初进军罗田旅游业时高调宣布“计划利用3-5年打造一个旅游上市公司,一个5A级景区”的愿景,或已无法实现。

“经过3-5年的努力,力争实现卓尔文旅千亿销售、千亿资产、千亿市值的宏伟目标”,对比阎志当初给予的厚望,如今卓尔文旅的处境显得尤为尴尬,置身颠覆文旅地产过往运营逻辑的常疫情时代,麻烦不断的卓尔文旅地产将如何脱困?对此闻旅保持关注。

封面源于摄图网。

闻旅派原创,作者:闻旅,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59530.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5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江西省恢复旅行社跨省游及机酒业务

下一篇

北京五个区域各类景区暂停接待服务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