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露营盖过风头?2022年民宿生意不“香”了

文章摘要:民宿再“渡劫”。

Screenshot_2022-05-06-22-45-30-217_com.tencent.mm.png

2022年五一假期结束,当各大旅游平台陆续发布节日预订数据之后,一个明显的趋势是,露营的热度已经超过民宿,成为这个假期当仁不让的流量“明星”。

作为往日节假日的绝对主角,不论是在订单量,还是在客单价,民宿业主都是行业口中被“羡慕”的存在。今年春节假期为例,根据小猪民宿彼时发布的数据,在就地过年倡议的带动下,周边游频次提高,城市近郊周边精品民宿预订占比高达65%;途家的数据也显示,从大年三十至正月初五期间,不论是民宿交易额、间夜量还是客单价整体同比2021年春节均呈现上涨趋势,预订量同比增长超2成,交易额同比增长近4成,实现量价齐升。

然而到了五一假期,民宿预订的表现明显不及露营,根据飞猪发布的五一出游报告数据,五一露营订单量环比上月增长超350%,而乡村民宿环比订单量增长则为120%;途家统计数据,4月28日至5月4日,平台民宿订单量环比4月21日至4月27日增长13倍。

而对于五一期间的民宿价格,各大平台报告中,鲜有提及,闻旅与几位在北京郊区、四川甘孜、以及深圳经营民宿的业主聊了聊,原本期待的涨幅并没有等到,只要房间能预订出去,客人能如约来入住,就已经知足,想要依靠节假日增收的想法,早已经不复存在。

2022年的民宿生意,远不及2020年时好做。

01

涨价几乎不存在

这个“五一”假期民宿生意很难做

“目前我的三处民宿小院,已经停业了一处。除亦庄服务商旅客群的城市民宿外,如今还在运营的,是位于密云2021年下半年新开业的院子。”丝路驿站民宿酒店创始人王俊宏向闻旅介绍道。

据了解,王俊宏的新民宿院子占地8亩,目前可以接待入住25人左右,每个人的客单价大概在三四百元。即便是五一假期,他的客房定价也没有明显地上涨。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订单并没有预期中的暴涨,涨价的话,预订量就更难保证了。

mmexport4c3524d4b0eda9837c120bd534bc3036_1651848543259.jpeg

此外,这个假期他最忙碌的事情不是接待客人,而是处理退订消息,就在5月1日接受采访的当天,他刚刚取消了一个二十人的入住预订。“北京这波新疫情,卡在了最要命的时间点,原本五一出租率还是不错的,而且鉴于今年上半年的市场情况,就等着五一假期能冲一下,现在看来,今年怕是会比2020年更难。”

有这样感受的不仅仅是王俊宏,远在四川甘孜中谷村的RGB民宿品牌创始人宋虓虓也坦言今年民宿生意难做。这个五一假期,他的民宿出租率只有四分之一,而且价格相较于去年十一期间,也没办法比,去年的十一小长假,因为供不应求,他的民宿放假上涨了1000元左右,今年五一一开始也是这样计划,但因为入住率太低,只能把价格拉回到平时价,没有涨幅空间。

“2022年成都经历了好几轮疫情,从正月十五开始,入住率就遭遇断崖式下跌,到了4月份,我更是直接停业1个月,刚想着五一市场能够有点起色,但是因为全国疫情多点散发,周边大城市比如成都、重庆等,都要求非必要不出省,不离市,作为高端民宿而言,基本上就是把最核心客源给掐断了。可以说带来的影响是‘毁灭式’的。” 宋虓虓这样讲道。

位于更南方的深圳,“美好院望”旗下“美宿·聚星里”联合创始人徐灵枝参与投资了四家民宿,因为刚刚经历了疫情封控不久,且节前深圳没再出现严重的反弹趋势,这个五一他的感受要比以上两位民宿业主稍好一些,至少在五一假期前,有一家刚开始试业的高端民宿已爆满。再加上深圳市政府4月27号宣布了五一假期“非必要不要离深”,城市本地游需求使得他这个假期日子还好过一些。

但从整个上半年来说,他的民宿整体经营情况也非常惨淡,广东省在上半年不同地市连续出现多起新冠“阳性”案例,多地行程带“*”,作为民宿而言预订消费情况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很多民宿经营者连续1-2个月没有营业。“目前看来,我们能接待的客人主要还是深圳本地游客,而且以家庭亲子客群为主,他们对旅游品质,尤其是民宿的品质和服务要求更高,但也正因为如此,还给了我们民宿一丝机会,如果是在二三四线城市,基于本地消费客群恐怕很难支撑一个民宿的日常运营。”

mmexport6bcd268b12d57a3d335ab54fa863ed0e_1651848555370.jpeg

而对于民宿是否还值得坚持,是否还是门好生意这个问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认为,只要“跨进”这个门槛,就不要轻易想着退出,而没有入局还在外观望的,还是尽早换条路。作为因疫情影响被加速催生的住宿业态,也是会跟着疫情的反复经历跌宕起伏,需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就目前而言,民宿的红利期还没有那么快“消失”,只不过不论是产品与服务,还是经营思维,都需要跟着市场的变化来进行及时的再调整。

02

客人还是那批客人

单是疫情影响还是消费风向变了?

市场的变化,从消费者身上最容易看到。受疫情影响,家在北京的王女士一家今年五一假期放弃了与朋友一起在民宿小院相聚的计划,而是转为带着孩子和老公一起到距离家门口五公里以外的一条河边露营。

说是露营,装备与美食都是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与去年动辄大几千的民宿预订费相比,今年的家庭活动成本整体没超过两千元。与住民宿不能比的是没有过夜,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就收拾东西自驾回家了。

“但是对于小朋友来说,还是依然很开心,两棵树之间系个吊床,就够玩一下午。其实如果没有疫情,我今年也准备选择一家既可以住宿,又能够露营的民宿产品,或者是周边就可以露营的,这样还能在外多住一晚,也不用来去匆匆赶时间。即便是价格比去年再高一些,也还可以接受,单纯的住宿,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

来自小猪民宿的平台搜索数据也印证了这样的消费变化趋势,2022年前4个月,小猪民宿上“露营”关键词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48%,数据显示,五一期间,至少有三成消费者在精致露营上花费2000以上,游客结构以家庭为主,两大一小、两大两小占主流,赏花游园、户外踏青的同时,专注体验与休闲需求,高品质产品更受青睐。

mmexport8575aa99a25f5ce0f8dd63648cd04104_1651848558812.jpeg

另有来自途家的五一平台搜索数据也显示,露营、赏花、采摘、登山、骑行是途家平台搜索量最高的top5关键词,也是这个假期民宿住客最热衷的游玩方式。

正是基于这样的趋势,越来越多的民宿业主开始尝试基于民宿产品本身,融合一个或者几个年轻人喜欢的新业态,比如露营、比如剧本杀,来给客人制造更多选择民宿的理由。

“我们目前确实是在做有关露营产品的融合尝试,因为露营的建设周期短、成本较低,性价比非常高。能够在旅游旺季迅速地补充民宿客房的缺口。除露营之外,我们还在考虑增加定制类‘民宿+旅游线路’产品、与专业机构合作设计研学产品等,这些产品不再单纯按客房来收费,而是通过服务收费,为住客提供定制化服务,安排食住行游购娱组合服务,按人头收费。一方面能增加溢价能力,另一方面多元收客也能弥补平日入住率。”徐灵枝分享道。

宋虓虓也抱有类似的想法,他表示目前自己正在筹备一个新的营地,但没有和RGB民宿毗邻,而是选择落到成都周边。“一方面是因为四川甘孜气候原因,不适合做营地,另一方面,考虑到疫情之下成都经常会要求客人不出市,在成都周边做营地,也就可以破解这个难题。从本质上讲,新营地希望吸引和服务的客群,与RGB民宿是相同的。” 

不过,宋虓虓进一步解释,投资做营地并不是意味着要放弃做高端民宿,只是当下大环境下,民宿生意太难了,目标客人不能来,本地消费客群又不匹配,需要拓展新业务来增加一个新支点。

据他介绍,与2021年下半年几乎月月满房时的状态相比,从2022年春节后,他的民宿营收几乎月亏近百万。而RGB民宿作为高端产品,整体项目投入就达4000万,如果没有疫情,他的预期是两三年可以回本,如今疫情多次反复且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新的营地项目可以承接一部分员工的工作及收入,也能让他的高端民宿生意能更长久。

mmexport14e6aaef4ad4f9272246ac96a1198505_1651848590749.png

RGB民宿

03

坚持难熬放弃可惜

亏损的民宿业主们进退两难

作为疫情之下,消费者出行受限而加速成长的住宿业态,民宿市场在这三年经历了“膨胀式”发展阶段,特别是在乡村振兴、乡村旅游政策风向的驱动下,专业企业、投资机构以及乡村目的地政府,都在全力推进民宿产业的成长。

据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国内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疫情前的2019年,国内在线民宿市场交易规模为209.4亿元。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下降到125.8亿元,而2021年上半年再次回升到201亿元,甚至已经接近2019年的全年水平。

另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三年间,国内一共注册了8.8万家民宿企业,其中最高峰正是出现在疫情后的2020年,当年共注册了3.4万家相关企业,疫情前的2019年同比增长3.6%。而2021年前8个月,新增民宿相关企业注册量再次突破2.5万家,相较于2020年同期,增长了19.7%。

有业者对闻旅分析道,大量参与者入局之后,行业一定会经历震荡与洗牌,相较于其他新业态,民宿业务本身并不新鲜,从最早农家乐形式已经在国内存在了几十年时间,只是基于疫情下的消费需求,带来了业态升级的窗口红利期。但民宿本质与酒店相同,都不是能短期内回本的生意,需要有长期的经营心态与专业的运营能力。“小白”入局,最终结局或许只能是跟着热闹一场,却最终赚不到钱。

mmexport7d01e6ab03a174638933b10a7cbfba12_1651848616844.jpeg

这样的观点王俊宏也表示认同,目前他在京郊运营的小院算不上高端产品,整体的投入也在可控范围之内,疫情以来,尽管他还是坚持开了密云的新项目,但开一关一,还是考虑密云的场地及环境更适合当下消费客群的需求,会比昌平小院生意更好做一些。

“其实对于密云项目,我还有着很多拓展计划,目前都处于搁置状态,比如做农场、挖鱼塘、开个汽车电影院,每启动一个新项目就意味着又是一笔投入,疫情看不到头的情况下,我还是会选择谨慎为上,能保持日常的运营,就知足。”

徐灵枝也表示,如果疫情影响一直存在,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但不会考虑主动退出,只有在“弹尽粮绝”,运营无计可施的时候才会选择放弃。

目前市场主要的民宿业主分为三大类,一种是管理比较规范,品牌力强的广东品牌趁着市场的低迷,趁低吸纳,吸收一些好的物业,打造新品类项目;另一种则是收缩经营,保护现金流;第三种通过委托管理,以轻资产的方式拓店,增加收入。而徐灵枝表示他有自己的民宿品牌,不会考虑加盟民宿运营机构,一方面是考虑成本付出问题,另一方面对于加盟能带来的成效,没有足够信心。

mmexport54f45dff136136aabea30f60287d9957_1651848619285.jpeg

当然,在行业艰难的处境下,有选择坚持“孤军奋战”的民宿业主,就有选择背靠大树,抱团取暖的。目前来看,为单体民宿业主提供加盟服务的商家也不在少数。

闻旅采访到旅悦集团市场营销中心副总裁朱宇佳,她表示目前民宿业主最感兴趣的服务内容基本是两方面,一是在系统服务上,二是在内容营销,一个追求增效,一个旨在引流。这也是经营情况不好的民宿最需要提升和改进的。

“今年开始旅悦把自己的服务能力进行了拆分,通过推出‘线上运营联盟’产品,为酒店民宿行业提供赋能。让非加盟业主也能够受益于旅悦集团在系统、渠道和数据工具上的优势。业主可以自主选择,既可以加入花筑民宿,享受品牌规模效应和系统化管理的红利;也可以选择保留自己的品牌,加入‘线上运营联盟’让专业的团队做精细化线上运营。”

她同时建议到,在市场大环境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民宿业主希望通过拓展新业务来增收,一定要做好两方面准备,一是要想清楚自己现在有什么,要判断自己的硬件条件,再去做加法,盲目跟风很有可能会让增加的投入再次“打水漂”,得不偿失;二是一定要考虑对于拓展新业务投入的承受能力,想要达到的服务体验以及需要付出的代价,中低端向高端转型,一定不是改改内饰就能做到的,大投入需要承担的风险以及实现的最差效果自己又是否能接受,能否做出专业的判断,想明白这些再去做选择,才能真正做到有的放矢。

封面和部分配图源于摄图网。

闻旅派原创,作者:闻旅,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59292.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7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日本最快本月开放旅游签证

下一篇

5月7日起,北京欢乐谷公园暂停开放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