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巨头“托拉斯”梦碎,凯撒和众信分道扬镳

文章摘要:合作半年就“拆伙”,下一步还能怎么走?

Screenshot_2021-12-08-18-59-03-345_com.tencent.mm.png

近日,业内一起谋划了将近半年、涉及百亿市值的“抱团”合作对外正式宣告关系破裂了。

12月5日,凯撒旅业及众信旅游同时对外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凯撒旅业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并发行A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此时距离他们决定携手展开合作仅过去半年不到。

Screenshot_2021-12-08-18-59-22-815_com.tencent.mm.png

凯撒旅业公告

此前在双方传出合作讯号时,旅业观察员肖远山就曾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表示,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合并,或许正是中国当前旅行社企业的归宿之一。“如果没有办法小而美,就只能通过并购来组成更大的‘托拉斯’,基于对资源、渠道、牌照的相对垄断生存下来。”

然而,残酷的疫情“寒冬”没能塑造出巨头“托拉斯”,带来的却是两个合作伙伴分道扬镳的消息。在宣布终止合并的消息后,凯撒旅业、众信旅游两家曾经的出境游龙头12月6日开盘股价双双跳水,凯撒旅业低开7.43%,众信旅游低开9.16%。“抱团”无法实现取暖效果,“分手”后更是愈加不被市场看好,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的前路到底在哪里?

01

“抱团取暖”破裂

亏损持续增加

新冠疫情的袭击,使全球出境游业务受到了巨大冲击。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凯撒、众信均由盈转亏,凯撒旅业营收仅为16.15亿元,下滑73.24%。出境游业务营收占比在2019年高达89.92%的众信旅游受疫情的影响则更为严重,2020年,众信旅游实现营收15.61亿元,同比下降87.63%;归母净亏损为14.8亿元,而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为6861.17万元。 

Screenshot_2021-12-08-18-59-48-935_com.tencent.mm.png

2020年凯撒旅业年报

Screenshot_2021-12-08-19-00-12-844_com.tencent.mm.png

2020年众信旅游年报

为抵御境外游“寒冬”,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于今年6月11日签署了关于本次合并的《合作意向协议》,其中,凯撒旅业拟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本次合并预计将会导致众信旅游实际控制人变更。

“凯撒旅业、众信旅游此前决定合并,主要有两点诉求。一是定向募集一些资金;二是两家公司合并成一家后,行业地位、掌控能力就更强了,能够提振投资者的信心。”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然而,疫情之下,二者携手“抱团取暖”真能有用吗?

一个月前,凯撒、众信刚刚交出的三季度成绩单或许能帮我们找到一点答案。数据显示,凯撒旅游前三季度收入7.8亿元,同比减少34.32%,归母净利为-2.58亿元;众信旅游前三季度共实现营收4.76亿元,同比减少64.64%,归母净利润为-2.05亿元。

Screenshot_2021-12-08-19-00-32-809_com.tencent.mm.png

凯撒旅业公告

在此背景下,双方决定终止合并。双方在公告中指出,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涉及环节较多,且受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场环境变化影响,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为切实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经审慎研究并与交易各方友好协商,交易双方共同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事项;同时,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是双方在充分考虑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不会对本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不存在损害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

“双方都处于一个亏损的状态,这个亏损的状态不是由于双方市场竞争造成的,而是由于大环境造成的。所以,合并并不能显著地减少它们亏损的主因。”杨彦锋称,这同样是两家公司合并告吹的原因。 

实际上,早在2021年7月,迈点研究院首席分析师郭德荣在分析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合并时就曾提出三个隐忧:一是人员整合的问题,在巨头合并重组之后,必然要对原有团队进行整合,谁退谁进将成第一道难题;二是业务重组的问题,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的业务在旅行社板块有所重合,但是如何在合并之后进行产业衍生成为第二道需要思考的问题;三是资本回报的问题,受到疫情影响,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在股市表现一直不佳,尽管受到合并消息利好,但整体来看合并之后是否可以达到预期,这是第三个难题。

Screenshot_2021-12-08-19-00-50-746_com.tencent.mm.png

而此前在凯撒旅业董事会审议关于此次吸收合并方案时,第二股东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推荐的三名董事刘志强、陈明及徐伟也曾对全部议案投出反对票,反对理由为“本次换股吸收合并尚处于预案阶段,需随方案推进,进一步论证研究”。

“如今针对交易终止,一是两者合并或将加重亏空,影响双方投资人止损;二是两方或已有‘接盘’,各卖各的符合双方利益。”郭德荣认为,后者目前没有消息暂且不论,前者在二者前段时间发布的第三季度惨淡的财报数据中或已初见端倪。

02

“自救”手段频出

转战海南或成救命稻草

事实上,面对疫情带来的困境,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除了积极寻求“联姻”伙伴之外,也同样采取了不少其他的“自救”措施。

资料显示,凯撒旅业2020年4月披露的定增预案显示,京东旗下子公司宿迁涵邦拟以4.5亿元认购凯撒旅业7305.19万股股份。发行完成后,宿迁涵邦将成为凯撒旅业持股5%以上的股东。不过,根据凯撒旅业2020年年报披露的进展,该发行事项尚需获得证监会核准后方可实施。

Screenshot_2021-12-08-19-00-59-238_com.tencent.mm.png

另一方面,众信旅游也积极拓展“朋友圈”,与阿里达成了合作。2020年9月,阿里网络受让众信旅游实控人冯滨持有的5%股权,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此后,众信旅游又与阿里旅行共同设立合资公司,进一步推进业务合作。公开信息显示,阿里网络的股份受让事项已于去年四季度完成交割,阿里网络目前为众信旅游第三大股东。但是,京东、阿里的入股似乎并未解决资金问题,凯撒旅业、众信旅游2020年负债率均超过70%。

除此之外,在2019年7月口岸免税运营牌照限制放开之后,国内免税行业也被部分业内人士看成是旅游企业未来破局的关键点之一。“由于疫情对旅游业持续影响,未来将看好国内免税行业发展的空间。”太平洋证券认为。

而凯撒和众信自去年开始也确实在免税业务上有所布局。资料显示,目前凯撒旅业已在海口和三亚两地分别设立三亚同盛商贸和海口同盛世嘉商贸,作为拟开展在岛免税业务的运营主体,积极争取并参与海南在岛免税业务。众信旅游先后与中免集团和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去年2月,众信旅游宣布与中免集团在投资免税店、旅游购物零售门店等方面达成深度合作;10月,众信旅游与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海南联合开展“旅游+购物”业务。

Screenshot_2021-12-08-19-01-25-361_com.tencent.mm.png

“目前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受到较大冲击,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免税行业能否维持自身的生命力、持续有效地为旅行企业‘续命’还需要打个问号;后续伴随着更多旅游企业瞄向免税业务,以及免税牌照的开放,这一行业也将面临更激烈的市场竞争,凯撒和众信想依靠免税业务杀出一条‘血路’,目前来说还看不出结果。”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03

指望出境游恢复?

不如探索国内新资源

显然,在出境游无法恢复的情况下,此前以海外市场为主的凯撒和众信也只能各凭本事、自寻出路。对此,有旅游行业从业者认为,未来凯撒和众信要想快速提升市值,除了积极开拓“朋友圈”、布局免税业务以外,或许更多还是寄希望于疫情尽快过去,出境游早日恢复。

然而,出境游究竟何时能恢复?今年以来,因境外疫情反复及国内疫情散发等因素影响,旅游上市企业业绩持续承压。以三季报来看,A股27家旅游、酒店行业上市公司里,超半数第三季度净利润为负,超六成净利润同比增幅为负。目前奥密克戎新型毒株更是正在全球蔓延,旅游业的复苏势必仍将“脆弱”且“缓慢”。毫无疑问,我国出境游行业目前仍前路未卜,在此情况下,不依赖外部环境、调整自身状态扭亏止损或许才是目前企业最需要考虑的事。

“在‘国内大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我们将进一步紧抓中国旅游行业迭代新机遇,持续深耕国内旅游市场,加深国内游、省内游和周边游市场的开拓力度,潜心专注打造精品高端旅游产品;也将利用资本市场的多渠道融资方式募集资金,积极推进公司的后续发展。”众信旅游在公告中指出,探索国内资源将是公司未来的重要布局之一。

Screenshot_2021-12-08-19-01-39-606_com.tencent.mm.png

众信旅游公告

“以往出境游的客单价和毛利率相比国内游更高,所以出境游的停摆对于旅游企业来说打击是巨大的,但当前全球疫情之下企业要把日子过下去,业务重心转至国内是大势所趋。”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

同时,凯撒旅业也表示将深入推进以新零售、食品、目的地及旅游板块为核心的四轮驱动战略。另有多家众多文旅企业纷纷与电商、社交平台、网络直播及短视频等线上新经济体结合,开启和打造旅游直播、旅游带货、云旅游等新内容形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博士后龙飞表示,目前整个行业都在带头去寻找新的资源,做新的整合,例如积极探索体育旅游融合发展的新思路,积极推动旅游业与航空业高质量融合发展等等。旅游企业要多元化经营,分散经营风险,‘旅游+’和‘+旅游’的战略,在旅游产业链条宽度上做延伸,在旅游服务的深度上做专业,在涉旅领域的广度上做拓展。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时代,游客的需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旅游企业想要“玩转国内”并非易事,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挤入赛道,国内游市场的竞争势必会进一步加剧。本身布局“国内游”市场已失了先机,在业绩低迷的压力之下,此前在海外市场叱咤风云的凯撒和众信回国后还能延续其此前的辉煌吗?业务高度重合的合作伙伴重回竞争关系,又将对市场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闻旅将会持续关注。

配图源于摄图网。

闻旅派原创,作者:闻旅,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54723.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世卫组织:已有57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奥密克戎毒株

下一篇

花筑 X 喜马拉雅:以声音之美,畅享民宿之乐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