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多位民宿业主:我眼中的民宿2021

文章摘要:房东与平台该建立怎样的关系?

IMG_20210601_194544.jpg

如今的民宿市场,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割裂。一边是动辄几千一晚的“天价”精品民宿,一边是主打性价比、面临与经济型酒店重叠的玩家。不论是哪一种,改善环境卫生、提升服务品质、增强入住体验成为这些民宿主们认为能在疫情“寒冬”下挺过去并且继续向上走所必须要做的事情。这背后反映出的,是民宿市场已经迎来新一轮的更迭,而这场更迭的催化剂,就是疫情。

疫情改变了大众的出游习惯,也改变了入住的需求,这带给民宿行业的既有挑战,也有难得的机遇。其中挑战在于,消费者更加重视安全与健康,民宿怎么去突破以往部分人心中“不安”的固有印象?而机遇则在于,出境游无法重启的背景下,万亿的中高端消费需求正在加速回流,他们的消费更加追求个性与特色,民宿也自然而然成为承接这部分需求的主要载体。两者的共同推动下,民宿行业已然站在了转型升级的关键节点。

01

民宿运营加速走向“品质化”

“今年春节过后,我位于北京二环的四合院订单量开始猛增,目前预约已经排到了十一国庆节,而且从价格来说也比较高,是几乎与高星酒店相当的定价,另外在郊区的别墅日均价格也较疫情前浮动了三倍左右。”所愿民宿经营者王安安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这样讲到:“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就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趋势变化,因为疫情防控需求大家无处可去,短途周边游成主流,甚至是找个舒心的民宿在城市里放松消遣也变的特别常见,就是大家的需求被压抑的太久了。”

作为以北方为主的民宿经营者,王安安很明确自己的客群定位,主要就是服务于中高端需求的消费者。在她看来,北方市场民宿整体发展的程度与南方市场相比要稍弱一些,但需求却一点都不比南方少。疫情之后特别是节假日,北方民宿的价格也会随之水涨船高,这并不是因为北方的民宿已经做到多高端或者精品化,而是可以选择的产品太少了,是供需关系导致的,北方民宿市场其实是需要更多好产品、好品牌进入的。

IMG_20210601_194611.jpg

对于此,位于浙江宁波的民宿主王哲也有着相类似的看法,她表示民宿解决了大多数人对于诗与远方生活的向往。在南方,对于民宿特别是乡村民宿政府一直是鼓励发展的态度,政策制度上也相对完善,并且有中国最早的民宿聚集群之一莫干山,已经发展出很多高品质的民宿。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南方的民宿市场竞争环境会更加激烈一些。包括她与另外两位伙伴联合经营的民宿品牌“蜗牛旅行家”,也经历了一轮策略上的调整。

“疫情的发生确实对业务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我们首先就是退掉了少量租金偏高的,或者说设施、楼宇相对老旧的房子,转而去拓展一些新开的楼盘,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希望客人在入住时,看到民宿环境可以放心,并且在风格上也做了调整,希望带给客人更好的入住体验。可以说,不论是资金,团队人员还是运营上都更加用心投入,这其实就是向着高品质、精品化方向升级的表现。只是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市场需求到了这个层面,如果不转变,那很可能就是会面临着淘汰出局”王哲如是说。

事实上,民宿经营者日常大部分时间仍然要面临如何去提升入住率的难题。而从民宿市场整体的恢复状况来说,挺过疫情生存下来的,还是等来了新一轮的机遇期,这可以从民宿平台的恢复数据看出端倪。

来自美团民宿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其已经实现同比前一年恢复正增长,今年五一期间,需求增长也超过预期。但从供给端来看尚未完全恢复,全行业房源数量为疫情前的97%,强烈的市场缺口使得民宿行业重新成为创业沃土,吸引着越来越多新房东加入,也有人加速扩张,逆势抄底。

IMG_20210601_194624.jpg

02

那些选择逆势“抄底”的玩家

深耕三四线城市的计瞳经营这一家连锁民宿品牌橙途,目前已经覆盖到70座城市7000套房源,在他看来,民宿除了旅游居住的需求,还承担着更多功能性的住宿,比如医院周边、高校周边、商务出行客人等等,这些需求也在快速的反弹恢复。

“我当初做民宿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自己带着孩子出去玩,希望入住的地方能让孩子恣意的在床上打滚玩耍而不需要有顾虑。所以我自己经营的民宿,干净、卫生一定是第一位的。这也使得我的民宿受认可程度非常高。大家可能忽略了,但三四线的城市民宿恢复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计瞳这样讲到。

据了解,橙途的运营模式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包租,而是以增加房主收益为核心目标,根据房主的需求,在少投入的前提下,尽可能提高房屋经营收入,为其提供线上运营、房屋保洁、布草配送洗涤等线下服务,橙途则从中抽取一定的比例作为佣金。尽管疫情之下行业陷入低谷,但2020年年底,橙途还是成功拿到数百万美金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趣活科技。这笔钱将被用于完善系统和线下服务体系,也成为橙途加快扩张的重要支撑。

另一位民宿经营者卞亚光也认同三四线城市存在巨大发展机遇的观点,他是住家民宿创始人,而住家民宿在模式上采用长短租结合的形式。这样的模式在民宿行业里也不是创新,长租房源消化不掉就拿出一部分来做短租,也就是民宿。前提是他只跟房东直接拿房,而不是作为一种投资手段来做这件事。在盈利模式上,也是不保底的收益分成形式为主,这大大降低了运营的风险。

IMG_20210601_194636.jpg

“从我们的经验来看,短租模式肯定比长租利润空间大,我自身是做装修出身的,精美的软装是获得年轻消费者青睐的关键,视觉上好看,入住后干净卫生,最主要是能保证安全,这是疫情之后我们的业务能得以恢复的关键。这样的住宿并不以旅游为主要的目标客群,因此在选址上,我们有个默认的原则,就是只要有酒店的地方都可以做民宿,因为民宿与酒店本质上满足的是不同需求的客群,而且价格也能卖到不错” ,卞亚光坦言道。

据悉,仅在武汉市,住家民宿就已经有1000多间房源,疫情之下他也开始调整策略,走出武汉开始做城市合伙人模式,更加偏向到政策环境利好的城市去发展业务。而不论是橙途还是住家,除自营房源外从今年开始都在发力加盟业务,这是能更快拓展规模的有效方式,但速度也不会特别快,仍然会以保证服务品质为前提,疫情让大家学会的,就是不能冒进。

03

规范与标准化成行业高质量发展关键

事实上,在谈到未来行业发展趋势时,标准化,规范化成为各方共同的答案。

就在5月29日,美团民宿特别策划了主题为“孤岛·星群”的美团民宿2021房东特展,除了展示这一年民宿业者的艰辛,更将100多位民宿房东聚在了一起,共同探讨未来民宿发展的趋势以及当前面临的痛点和需求。

IMG_20210601_194959.jpg

美团民宿2021房东特展现场

来自武汉的民宿经营者彭雄进提出,“我们也希望平台能够加大管理力度,完善行业标准,保障行业生态的正向循环。”

据彭雄进介绍,美团民宿成为其获客的重要渠道。特别是疫情影响下跨省游受限,很长一段时间需要依靠本地或者周边客人的入住来支撑业务,美团民宿成为订单主要来源,且美团民宿在疫情期间给民宿经营者提供了很及时的支持,不仅从安全、疫情防控等方面给出指导,遇到问题也能很快的回馈解决。针对疫情后消费者需求的变化,美团民宿还推出安心住,很大程度上让消费者放心,恢复对住民宿的信任。

对于此,美团民宿负责人冯威赫曾表示,民宿经营者与平台是夜空与星星的关系,每一位房东都是闪耀着独特光芒的“星星”,而平台应该让“星星”能更好的散发光芒,也就是助力民宿房东更好的发展。

据了解,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美团民宿已经开始进行标准化的探索试点。价格标准化方面,美团民宿取消了行业旧例清洁费,数据显示,清洁费下线后,用户下单率有了30%的提升。功能标准化、卫生标准化等也在针对用户体验的核心痛点进行升级迭代。而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美团民宿深入开展平台治理,重点治理影响用户体验的不规范经营行为。近期更是设立了房东评议机制,深入的征集房东的建议和反馈,探索房东和平台的规则共建体系,进而更合理地制定平台规则,保障房东和用户的多方权益。

此外,如“自动回复”“收益管理”等也是房东们呼声比较高的需求,美团民宿也表示将在近期陆续上线相关的数字化管理工具,有效解决房东经营过程中的痛点。正如冯威赫谈到,疫情之下,面对质疑,民宿人证明了这是一个韧性十足的行业,这是一门长期向好的生意,而在民宿经营者与平台们的共同协作下,相信行业也将以更好更快的形势加快复苏与成长。

闻旅派原创,作者:Candy,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47539.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行业洗牌动向加快,日本两家地方航司宣布将经营合并

下一篇

同程旅行与小度达成合作,强强联手共促旅游行业智能化升级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