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枣没枣打三竿,哈啰出行又要跨界做旅游?

文章摘要:流量玩家跨界旅游成必然?

IMG_20210115_191546.jpg

快递、团购、造车、游戏、金融……疯狂尝试新业务的哈啰出行近日又被曝出新动作,这一次瞄准的新领域之一,可能是旅游。其关联公司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的多家新公司都包含旅游业务,而此前,哈啰还在发力共享单车市场时,景区也是彼时重要的业务布局场景。

当以摩拜单车、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大混战落下帷幕后,一直不在旋涡中心的哈啰坚持了下来,与目前这个市场仍存的玩家青桔、美团等掀起一轮新的竞争。只不过,资本的狂热退却后,哈啰出行不再只依靠“烧钱”抢流量,它也需要去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01

成立新公司覆盖旅游业务

哈罗又要“上新”?

拓展新业务成为哈啰出行2020年的关键词之一,梳理其这一年的新动作:

4 月份,哈啰出行APP上线 “吃喝玩乐” 本地生活入口,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服务,还有金融、车服、地图等内容,当时被认为是欲向美团“叫板”;

5月份,哈啰出行又瞄上了火极一时的跑腿业务 “哈啰快送”,依靠顺风车切入同城即时配送业务;

7月份,在淄博桓台县试点首家生鲜店“哈先生”,加速发展社区团购业务;

8月,哈啰在APP内开放了火车票购买窗口,开始涉足大交通业务;

10月份,哈啰出行普惠事业部总经理江涛透露,哈啰在原有顺风车业务、聚合打车的基础上,已于近期启动新业务“哈啰打车”,正式入局网约车领域。

IMG_20210115_191555.jpg

图片来源哈啰出行官网

而在近日,频频“上新”的哈啰出行又有新动作。据天眼查信息显示,1月5日哈啰的关联公司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00万元成立了天津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褚轶群,经营范围包含网络技术服务、软件开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共享自行车服务、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开发、旅游业务等。

而此前,该公司还曾在2020年4月30日、2020年12月4日、2020年12月21日成立四家新公司,分别为海口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阳江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经营业务范围也均包含旅游业务。

另据消息显示,哈啰的关联企业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还在申请注册“哈啰酒店”商标,涉及餐饮住宿、日化用品、厨房洁具等,目前状态仍在“商标申请中”。

种种迹象表明,哈啰近期围绕旅游行业悄悄做了许多新动作。尽管目前并没有明确推出旅游相关服务,但不排除在酝酿相关业务布局。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也曾在2020中国数字经济创新峰会上明确提到,哈啰将基于既有出行业务的基础上,通过科技赋能,构建包括酒店住宿等在内的、基于出行的综合性普惠生活服务平台。

事实上,哈啰出行与旅游行业渊源颇深。早在2017年,哈啰还在摩拜与OFO大战缝隙中艰难求生之时,就将景区作为了布局场景,通过与旅游景区的传统租车商家、景区监管部门合作,谋求景区共享单车细分市场的份额,并与包括北京慕田峪长城、神农架等知名景区达成合作。根据其发布的《2018年全国景区骑游报告》显示,彼时哈啰覆盖的国内景区已经有300多家。

IMG_20210115_191605.jpg

图片来源哈啰出行官网

而随着哈啰业务的不断增加,特别是“吃喝玩乐” 本地生活入口开放后,哈啰与旅游企业的合作也更加多元化。疫情以来,哈啰出行先后与春秋旅游、海昌海洋公园等旅游企业达成合作,其中与春秋旅游更是跨行业推出新的“骑游”产品—— “哈啰春秋·线下云骑游”,根据哈啰方面的说法,未来双方还将有更深度合作。

02

核心业务遇到困境

能指望新业务解决吗?

对于哈啰如此频繁的上线尝试新业务,有分析认为是其核心“两轮”本业已经无法支撑企业的高速成长,哈啰急需寻找到新的业务增长引擎。

相关资料显示,哈啰出行成立于2016年9月,由共享单车业务切入赛道。彼时一线城市的共享单车竞争已经凶恶无比,作为新入局者,哈啰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迂回战术,避开摩拜、OFO等巨头环伺的一线城市,将主要车辆投放集中在二三线市场,成功避开了资本的围剿,以此获得了生存下来的机会。

特别是后来,沉迷于资本游戏的摩拜与OFO皆因资本而衰退,又因恶意竞争导致两败俱伤,最终摩拜被美团收入囊中,OFO则资金链断裂陷入无法退押金的舆论漩涡中“半死不活”,反倒是抱上阿里巴巴集团“大腿”的哈啰出行杀出了一条血路,成为最大赢家。根据哈啰出行发布的最新年度数据大盘点,2020年哈啰出行的全国注册用户累计超过4亿,稳居行业第一。

IMG_20210115_191613.jpg

但这并不意味着哈罗单车就此站稳脚跟,高枕无忧的稳居两轮车市场头把交椅,没了摩拜和OFO,美团旗下的美团单车与滴滴推出的青桔单车成为这个领域的又一轮竞争者,对于哈啰来说,竞争也才刚刚开始。

特别是如今的共享单车之争已经不仅仅是在自行车领域,电单车成为两轮车之战的又一个核心竞争点,包括哈啰在内,美团、滴滴等都在加速布局。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6月哈啰电单车平均日单量为400万,青桔和美团的电单车日单量分别为350万和100万,看上去仍存差距但实则后两者追赶迅速。

有一位两轮车业内人士曾对媒体表示,哈啰在新冠疫情爆发前一度占据七成市场份额,现在已经不到一半。且哈啰、滴滴、美团三家2020年计划的电单车投放量都超过百万辆,共享出行市场将再次被搅动。这也意味着,哈啰的两轮车业务将受到来自美团与滴滴的新一轮挤压。

IMG_20210115_191624.jpg

面对来自核心业务的压力与风险,哈啰能做的就是加快转型,不断拓展新业务。早在2018年9月,哈罗单车宣布品牌升级为哈啰出行后,其业务由“两轮”向“四轮”拓展,先后上线打车服务和顺风车业务,并将顺风车业务拓展至全国多个城市。

到了2020年,尽管疫情影响下市场大环境并不乐观,但社区团购、本地生活、跑腿业务、火车票购买等新业务哈啰都一一布局开始尝试,谋求转型与业务延伸的心情极为迫切。但现实是,哈啰的业务拓新并不顺利。

据《晚点 LatePost》消息,哈啰出行将放弃重点尝试的社区团购业务,原因之一或许是刚刚盈利的哈啰没有能力砸重金参与比价补贴,也或许是因为政策给社区团购泼了一盆冷水,让哈啰看不到能短期内得到回报的希望。而放弃社区团购业务之后,未来有可能试水到店团购、金融、游戏等新业务。

目前看来,在哈啰的计划中并没有针对旅游有特别的说明,眼下的战略更像是用“有枣没枣先打三竿”的心态在四处突围、横冲直撞的寻找突破口。有业内专家向闻旅表示,哈啰未来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其自身,还有背靠阿里大生态体系下该如何去给自己定位,尽管目前哈啰是保持独立运营,但其尝试的社区团购,跑腿业务,包括打车,都是美团、滴滴等企业也在布局的,旅游业也是阿里与美团存在竞争关系的领域之一,新增了旅游业务对哈啰来说,也是增加了一个新的探索方向,未来真的要向旅游市场延伸的话,阿里在旅游领域的资源布局,也将为哈啰提供极大的助力。当流量入口开始考虑变现的时候,布局大现金流的旅游业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IMG_20210115_191633.jpg

03

人人眼热的“大现金流”只是看上去很美

事实上,垂涎旅游行业大现金流的跨界玩家哈啰出行并不是第一个。美团自不必说,从低星酒店团购切入到这个市场,到目前已经成为在线旅游市场不容忽视的绝对竞争者,其酒旅业务已经占据美团业务的重要位置。

根据美团财报,第三季度其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同比增加4.8%至人民币65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经营溢利由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3亿元增加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8亿元,依然是美团三大业务中盈利最多的业务。不久前,更是有消息传美团欲战略投资东呈酒店,持股20%,尽管双方对此都没有正面回复,但美团深度布局旅游资源端的“野心”已显而易见。

今年5月份,滴滴也被曝注册成立北京小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程维为实际控制人。该公司的经营业务范围包括了境内旅游业务;入境旅游业务;旅游信息咨询;火车票销售代理;航空机票销售代理等。新公司成立后,滴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曝出,但在更早之前,滴滴进军旅游业的苗头就已经被外界捕捉到,此前,滴滴已经与华住、猫途鹰、洲际酒店等展开合作,并获得来自在线预订平台Booking Holdings的5亿美元战略投资。

IMG_20210115_191644.jpg

此外,抖音、小红书、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企业也在去年疫情期间加速向旅游行业渗透,其中坐拥6亿日活用户的抖音在去年上线了民宿、酒店、景区门票预定等功能,还以100万元人民币注册了一家微字节(北京)旅行社有限公司,谋求向线下业务延伸;拼多多则在上线火车票、飞机票预定功能后,终于上线了属于旅游的独立频道“多多旅行”,在其首页和充值页面均可实现跳转;小红书则成为旅游企业的重要营销引流阵地,以民宿产品为切入口“狂吸”民宿企业入驻,并在去年3月份,与民宿公寓管理系统“订单来了”达成合作,开通直接预订功能形成了交易闭环,并以直播为抓手,开启旅游直播活动。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表现出布局旅游的热情,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曾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表示,旅游产品归根到底是一种体验性服务,需要在远离平台总部的全国各旅游目的地建立渠道和服务体系,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服务体系和团队做支撑,在产品和业务模式上如何做差异化、建立优势,都需要长期积累和摸索,这是对拥有流量的平台方来说最大的挑战。

特别是目前旅游行业的竞争已经从流量之争转向资源之争,即便是土生土长的旅游在线巨头携程,也开始着力于控线下端资源,若不能建立自己的资源渠道,服务品质、成本管控等都将成为问题。哈啰出行若真入局旅游面临的困境也同样如此。不可否认,旅游是一个高客单价的大现金流行业,但想要扎根于此分一杯羹,需要扎实且长久的规划与布局,未来哈啰的旅游故事,同样不好讲。

闻旅派原创,作者:Candy,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41381.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香港机场2020年客运量880万人次,同比下降88%

下一篇

魏小安 | 艰难的开局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