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世界抗疫、中国防疫下的旅游业要有长远打算

文章摘要:当今旅游业界既要防止消沉悲观,更要克服浮躁轻敌,需要牢牢树立新的一年、甚至延续多年持久抗战的战略思想。

19-47-03-003.jpg

从2017年起,每到岁未年初都要发一篇短文,写一点对新的一年旅游业的期待与展望。今年还想写几句。

一、世界疫情下的世界旅游业将继续停摆

2020年骤然而来的新冠病毒疫情遍及世界5大洲184个国家和地区。2021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全球累计病例91244.8万,死亡194.7万,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殃及全球的最严重疫情灾害。2020年12月世界旅游组织最新估算,2019年全球国际游客15亿人次,2020年国际旅客将减少10亿人次,降幅达70%-75%。这个数字倒退到1992年全球国际旅游的水平(5.03亿人次)。

到目前为止,除中国以外,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疫情仍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时下疫情数量最多的国家是:美国(2314.3万)、印度(1046.7万)、巴西(813.2万)、俄罗斯(338.9万)、英国(312.8万);法国、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200万以上);德国、哥伦比亚、阿根廷、波兰、伊朗、南非、乌克兰、秘鲁(100万以上);荷兰、印尼、捷克、比利时、罗马尼亚、加拿大、智利、伊拉克、孟加拉、巴基斯坦、以色列(50万以上)。疫情根源仍是迷团,疫苗仍处于试种期,疫苗的接种和起效都需要更长时期的观察。可以断定,2021年世界疫情仍处于高发期,国际旅游业总体上将处于继续停顿的状态,部分地区有可能暂时恢复。

新冠疫情暴发后,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于去年3月成立了全球旅游危机委员会,以指导世界旅游业应对疫情,其实有名无实。尽管世界旅游组织一再呼吁以安全和负责任的方式重启旅游业,并指出政府之间以及公司部门之间的强有力合作是完成这两项任务的关键,但是在疫情肄业的形势面前,各国政府忙于应付疫情而无暇顾及旅游业。去年12月8日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祖拉布·波洛利卡什维利表示,“新冠疫情带来的这场危机是旅游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机会,创新和可持续发展是新常态的关键支柱”。问题是疫情下旅游业的“创新和可持续发展新常态”至今仍处于茫然状态。

可以断定,只要疫情在世界主要国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无暇顾及旅游业的复苏。去年10月世界旅游组织负责人曾预计,全球国际人数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至少需要2.5至4年的时间。

著名抗疫专家张文宏等专家认为,杜绝新冠肺炎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和持续,需全民接种疫苗比例超过60%,否则全球重启仍将面临挑战。他预计,从疫苗上市到世界各国陆续接种,这一过程将持续一年至两年。不出意料应该在2022年的春天,说不定我们就可以开始重新背起行囊,到世界各地去走一走。本人大体赞同张先生的这个估计,但对这场疫情对世界旅游的严重影响需要长期观察。

“看来,重启疫情下的世界旅游将是一场持久战”,从去年以来本人一直持这个判断。

二、中国旅游业仍处于防疫中有限恢复的状态

中国是世界上首先爆发并有效制止疫情发展的国家。新的—年中,将处于本土疫情总体可制、但呈多点散发和局部聚集性疫情并存的状态。作为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将处于总体安康但疫情时轻时重、此起彼伏的严峻复杂的态势。旅游业作为一个生活改善性的消费业态如何发展,首先取决于疫情的走向。

入境旅游与出境旅游何时复苏,取决于各国疫情的动向。在2021年,笔者以为入出境旅游基本维持停摆状态。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但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防控压力依然很大。无论出境旅游还是入境旅游的重新开放,都取决于世界疫情的形势。

2020年我国经历了从抗疫为主向抗疫防疫、生活生产并重的转変。国内旅游方面,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游基本停顿,主要是家庭和亲友自助行,从跨省区近中远行并重转向近程游为主,从飞机、火车与自驾车并重行转向以自驾车为主的自由行,从自然、人文和主题公园等多种目的地游览转向以宽敞空畅为主的自然和乡村型观光休闲游为主,从一日游与多日游并重转向一日游为主,游程从大循环、中循环、小循环旅游圈并重转向小循环旅游圈为主。部分国人从出境旅游转向国内旅游。

从旅游业态看,各行各业都处于艰难经营、困苦挣扎的状态。

旅游住宿业中,乡野休闲酒店、农家住舍勉强经营,城市会议、商务型酒店经营艰难。疫情催生了线上展览、会议的开展,将对事务性旅行旅游、尤其是城市酒店业的生存产生重大压力。

旅行社业,出入境旅游服务顿然停摆,国内团队旅游服务急剧萎缩,在旅游各行业中处于最困难的境地。大多旅行社无奈歇业,一部分旅行社倒闭。少量出入境旅行社试图转向国内旅游宣传意义大于实施成效。

在线旅游服务商也是惨淡生存,与线下各行业的合作大多停顿,几家著名的旅行大线商在亏损中勉强维持,多数线上经营商不复存在。在线旅游服务业依托实体旅游业务而依存和发展,疫情对线下旅游活动的冲击实际上使在线旅游服务商处于空转状态。

新的一年中,目前旅游业继续在各行各业中处在最艰难的时期。企业两极分化的态势已经出现。少数上市企业和头部企业继续在挣扎中寻找复苏之路,众多的中小旅游企业仍处在为生存而挣扎的窘态之中,不少旅游企会继续倒闭。整个旅游行业在一、两年,甚至更长时期内出现较大的分化、兼并和重新组合,能否危中求机要看各行业、各企业如何应对。

三、旅游业界要作持久作战的准备

在我看来,今年旅游业仍处在时温时冷、此温彼冷、此起彼伏、总体艰窘的不隐定状态。出入境旅游不存在全面复苏的可能,能否局部复苏还要着世界疫情的状况如何。部分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可否先行恢复尚待观察。国内旅游仍然艰难困惑境地,以“小循环”为主,“中循环”、“大循环”可能局部先行,全行业能否恢复到2019年尚待观察。

旅游行业过去几年、尤其在2015-2018年非常浮躁,至今遗风犹在。要全面认识旅游业。多少年讲朝阳产业的很多,讲敏感产业的很少;讲动力产业的很多,讲依附产业的很少。旅游业的风险性、依附性和脆弱性逐渐被淡忘。这场疫情在全世界究竟延续多久谁也不能预料,不要抱疫情很快会过去的幻想。现在需要克服侥幸心理,重燃艰苦从业、长期奋斗的精神,把浮躁之心降下来。

对旅游业如何实现数字化运用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是一个朴素的真理。疫情期间,云演出、云直播、云展览、云旅游之类作为一种宣传可以,但不能解决疫情阻隔游人的自由行动的难题,不能代替游人的实地体验。多媒体、虚拟现实、VR、AR之类的科技幻境在手机、电脑中的图像不能代替人的实境观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可以作为旅游宣传的工具和场景的营造,灯光秀之类场面恢宏、形式华丽的表演要到实地观看才有意义。智能机器人作为酒店、景区的一种配套设施可以弥补人工服务的不足,但永远不能取代服务员工的现场工作。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网上预订、手机APP等可以作为旅游管理、营销与服务的一种手段和工具,但不能替代游人的真情实景体验。疫情阻断了游人的跨区域的自由行动,疫情不灭旅游业不兴,这是一个旅游业与其他生产性、生活业行业的根本不同。抗疫防疫后旅游营销、管理服务如数子化可以研究与讨论,但如何应对时下的困境实在无能为力。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旅游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个辅助性行业,是正常状态下人的生活享受的一个扩展领域,但不是社会生活和人的生存须臾不可缺少的必需品。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复业“双推进”的时期,以规模性的人群异地流动为特点的旅游显然处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复工复产复业的后备队之中。旅游活动必须服从于、甚至让位于疫情防控。实体产业的复工复产复业是疫情中不可或缺的,但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旅游活动不能干扰甚至加重疫情传染是个浅显的常识。国内外这场疫情沿袭多久谁也不能预见,防疫抗疫情不仅是当前形势的需要,可能也是整个十四五时期必需遵循的原则。现在需要思考疫情长期存在状态下的旅游业如何继续发展。

总之,旅游活动的时间、空间和方式必服从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服务于复工复产复业的需要。决不能以旅游行业和企业的一点局部小利去干扰抗疫防疫和复工复产复业的大局。作为以异地休闲为本的享受型生活性的行业,而不是疫情长期存在期间的生活必需品行业,确实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当今旅游业界既要防止消沉悲观,更要克服浮躁轻敌,需要牢牢树立新的一年、甚至延续多年持久抗战的战略思想。国内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复业“双推进”将是一个长期状态,中国作为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密切关注各地的疫情动态,因地、因时制宜确定旅游线路与范围,判断“小循环”、“中循环”、“大循环”的尺度,以“小循环”为主,选择适宜“中循环”、“大循环”的区位、路线与方式,并且随时做好各种应急准备,这种状态可能需要持续多年。

这个工作不能只由中央部门一家独览,省市两级最了解本地疫情动态和可行可游的区域,及时发布和调整本地可游、限游和禁游的线路与区点,确定各旅游区点、线路的适游密度与人数,策划当时当地旅游消费方式,使疫情时期的旅游能有序、稳步、持续地开展下去。这种状况与其想得短—些,不如想得长—些;与其想得容易些,不如想得艰难些。从最坏处着想、最难处入手、最长远应对,思考本地如何在疫情中开展旅游,值得每一位负责任的旅游业者,从主管者、经营者到策划者、研究者深思。

来源:搜狐网 作者:王兴斌,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闻旅派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7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埃及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世贸组织签署旅游援助合作计划

下一篇

华侨城拟转烟台康佳文旅小镇17%股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