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航9个月,国际邮轮的复航困局与争议

文章摘要:邮轮公司复航成本超过停航。

IMG_20201120_103007.jpg

自1月底暂停我国大陆港口始发的国际邮轮以来,国内邮轮行业已暂停约9个月,邮轮行业也在积极研究复航的安全健康措施与风险防范机制。然而,在目前全球已复航的邮轮中,仍有部分邮轮因疫情原因而宣告停航,而外界关于复航的争议也未曾停止。

国际邮轮缓慢复苏,仍有复航邮轮因疫情风险停航

在今年3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杨新宅表示,今年春节期间,在我国也发生了两起邮轮的公共卫生事件,交通运输部已于1月底第一时间暂停了我国大陆港口始发的国际邮轮,涉及全球7家国际邮轮公司共10艘国际邮轮。

据了解,全球目前已有部分国家和地区恢复邮轮航行。自7月起,星梦邮轮、MSC地中海邮轮、歌诗达邮轮等已陆续部分复航,航线主要集中于地中海海域。当地时间10月31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宣布取消“禁航令”,全球最大邮轮市场有望开闸。

然而,已复航的邮轮也同样面临疫情风险。据新华社新媒体消息,SeaDream Yacht Club于11月13日宣布旗下一艘邮轮暂停航行,据称至少有5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SeaDream Yacht Club在声明中称,船上所有人正在接受二次检测,目前所有船员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此外,嘉年华集团旗下德国邮轮公司AIDA虽于10月17日宣布复航,但受欧洲新增病例影响,AIDA于两周后宣布取消10月31日-11月30日的航次。除AIDA外,MSC地中海邮轮和歌诗达邮轮等也取消了部分11月-12月的欧洲航次。

今年11月份出炉的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编制的《中国邮轮产业复航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邮轮的疫情风险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一是病毒登船风险,通过游客、船员从始发港登船和游客在挂靠港完成岸上游后回船,病毒从岸上输入到船上;二是病毒在船上传播风险,即已感染的游客和船员在船上将病毒传染给其他游客和船员;三是病毒在船上发生传播后,如何控制传播的继续进行,对感染游客和船员及其密接者进行隔离、救治、疏散,以及防止疫情在船上暴发和输入港口城市的风险。

有业内人士表示,若在复航阶段有航次再出现疫情,将对邮轮行业造成致命打击。报告也坦言,风险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在此背景下,如何建立起一套安全有效的邮轮防疫体系尽可能降低风险,成为当务之急。

邮轮公司复航成本超过停航

针对防疫问题,报告提出了“邮轮安全泡”理论,即采取防范措施,进行人为干预,阻断病毒登船的路径、阻断病毒在船上的传播途径、准备好船上和码头的危机应对预案,创造一个安全的封闭空间。在安全防控措施中,最重要的环节是登船前对游客和船员实施全员新冠病毒测试。

目前,邮轮公司已采取的方式包括高频消毒,定期系统消杀船上所有区域;管控空气循环系统,配备如100%的全新风系统、隔离舱房负压控制;保持社交距离,监管船上活动与公共场所;所有登船游客应100%核酸检测为阴性,在船船员应定期进行100%核酸检测等。

而在此前CDC发布的“有条件航行指令”中,还规定需要由志愿者充当乘客进行模拟试复航,复航初期的邮轮行程为不得超过7天的私人岛屿短航程,以及建立病毒检测实验室等。日前,维京游轮宣布已完成首个全规模的海上PCR核酸检测实验室的安装工作。

停航期间,邮轮公司缺乏收入来源,但刚性成本依然存在,因而不得不通过债券融资、抵押借贷等多种方式维持流动性。此前,皇家加勒比曾预估每月平均消耗的资金约在2.5亿-2.75亿美元之间。然而,据邮轮公司透露,在筹备复航期间的成本开支还将超过停航阶段。

数据显示,第三季度,诺唯真邮轮月均资金消耗约1.5亿美元。诺唯真邮轮方面表示,因近期美国“禁航令”被取消,邮轮公司需要按照相关条例才可逐步恢复航行。考虑到复航需要投入的人员、船舶、健康安全和营销等成本,诺唯真邮轮预计第四季度的实际开支将高于预计数字。

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复航条件十分严格,复航成本非常高,并且这种高成本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同时,客载率也控制在50%以下的低水平,甚至更低,就像景区限流一样。邮轮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做测试、运行设备,以及额外产生的各种投资,实际上对我们而言,复航已经不是财务上的目标,而是一个提升行业安全性、恢复公众信心的象征。”

试点无目的地航行?尚存政策门槛和行业争论

在外界看来,公众信心仍是未来邮轮行业所需面对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即便是已取消“禁航令”的美国,内部仍对这一决策存在争议。据外媒报道,受SeaDream Yacht Club旗下邮轮出现病例一事影响,有议员认为“这足以成为CDC恢复‘禁航令’的理由”。同时,美国当前的疫情态势也令部分群体支持恢复“禁航令”。

对于这一问题,刘淄楠表示:“邮轮行业会用实际行动来恢复公众对邮轮安全的信心。这一次,邮轮行业非常认真地吸取了经验和教训。要恢复信心,首先要做好船上的防御体系。而在邮轮复航以后,毫无疑问有些消费者会有疑虑,但还是会有一些愿意乘坐的人,这完全看邮轮公司怎样把这个工作做好。”

据刘淄楠介绍,皇家加勒比游轮旗下海洋量子号和海洋光谱号在今年4月、5月和9月时曾3次回靠上海。为避免输入性风险,船在靠岸后,全体船员在船上接受采样,采样后船连同船员一起离开上海港口,前往一处锚地隔离14天。隔离结束后,船员接受二次检测,并再度隔离14天。刘淄楠表示,三次合计下船船员约1000人次,核酸检测无一例阳性。

11月5日,世界旅游组织和国际海事组织发布后疫情时代联合声明,呼吁邮轮业界和成员国政府继续努力,确保邮轮业务安全恢复。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7月,暂停邮轮运营导致了502.4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减少了超过33.4万个工作岗位,工资损失达到147.5亿美元。

而在筹备复航同时,邮轮该驶向何方也成为问题,出路之一是邮轮公司的私人岛屿。康奈尔大学商学院教授Robert J. Kwortnik表示,未来将有可能看到专门前往邮轮公司自有岛屿和目的地的线路,其中有许多目的地都具备作为外国港口的条件,例如皇家加勒比游轮的私人岛屿CocoCay、荷美邮轮的Half Moon Cay。而将这些私人岛屿作为目的地,优势在于可以控制岛上的人员,确保乘船和上岛的游客和工作人员都是健康的。

另一出路则是无目的地航行,即出发和到达均为同一目的地,在海上航行一段时间后返回始发港口。11月6日,星梦邮轮旗下“世界梦号”正式复航,开启以新加坡为母港的无目的地航线,航程分为2晚和3晚,载客率控制在50%以下。此前,星梦邮轮还推出了“跳岛游”,即乘坐邮轮在几个岛屿之间航行。有分析指出,无目的地航行风险相对可控,也能为邮轮公司带来一定收益。

2019年5月《关于推进海南三亚等邮轮港口海上游航线试点的意见》发布,提出先期在海南三亚、海口邮轮港开展中资方便旗邮轮无目的地航线试点,其实施主体为中资邮轮运输经营人及其拥有或者光租的方便旗邮轮。今年9月,首张邮轮港口海上游航线试点经营许可证颁发。

在报告中,提出在出境游尚未开放的情况下,邮轮复航可从试行海上无目的地游航线开始启动。不过,围绕无目的地航行也存在意见分歧。

《中国邮轮产业复航研究报告》认为,“邮轮安全泡”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复航的思路和策略,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疫情尚未得到控制,仍处于高风险和中风险的大环境,邮轮安全泡策略就是为了创造一个与大环境脱钩的、安全的封闭小环境。安全泡在其他行业成功运用的案例是9·11事件以后,机场强化采取的安检措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为中国疫情大环境创造了一个大安全泡,从而为在大安全泡里的复航创造了最好的条件。

报告认为,在出境游尚未开放的情况下,邮轮复航可从试行海上无目的地游航线开始启动。鉴于国内游和长江内河游轮已于8月开放,海上无目的游100%从国内低风险地区收客,风险等同于国内游。国际邮轮的硬件和软件也比内河游轮更胜一筹,应当能为游客提供更为安全的度假环境。海南三亚以海上游形式复航已进入准备阶段,并已从地方政府获批,正在等待交通主管部门的最后批准。“显然,从安全的角度考虑,邮轮在中国复航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近日举办的“世界旅游联盟·湘湖对话”中,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注意到有邮轮公司提出的“无目的地航行”、“技术性停靠”,有旅游推广机构提出的“旅游气泡”构想,但是从目前情况看,尚不具有正式实施的条件。我们需要做的是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有序推进国内地区间的中远程旅游,及早谋划入出境旅游市场并为之做好政策储备,并做必要的压力测试。在恢复国际旅游市场这件事上,可以暂时没有时间表,但是不能没有路线图。

来源:新京报,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闻旅派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5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挪威航空:已在爱尔兰申请破产保护

下一篇

南航拟公开发行不超150亿元公司债,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