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博伟:后脱贫攻坚时代文化旅游发展的新使命

文章摘要: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就“后脱贫攻坚时代文化旅游发展的新使命”进行了精彩分享。

2020年11月18-20日,备受关注的第四届北京文化旅游平台促进大会在湖北省十堰市隆重举行。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出席,并就“后脱贫攻坚时代文化旅游发展的新使命”进行了精彩分享。

IMG_202011324_165029288.jpeg

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

他认为,旅游“脱贫攻坚”取得一定的成绩,同时也还面临着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是疫情影响尚未完全结束,旅游行业全面复苏仍然面临较大的挑战;二是很多目的地基础设施依然落后;三是目的地旅游产品形态还比较陈旧;四是旅游开发过程中资源保护堪忧;五是目的地对于文化的挖掘不深;六是投资增长乏力;第七是人才培养问题;第八就是政策支持还不够。在未来的发展中,各方应该继续从顶层设计、强化政策集成、市场空间拓展、提升公共服务、增加融资渠道、培育优质文旅产品、夯实人才队伍、守住生态底线、发动社会力量、实现共建共享等方面继续发力,共同推动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升级,助力旅游脱贫发挥更重要作用。

以下为部分演讲内容实录:

北京文化旅游合作促进平台大会尽管只运行了4年 ,但在营销、人才培训、资源对接等方面做了不少实事。

区域合作处成立于2012年,2011年北京旅游委从“局”改“委”,成立这个区域合作处时也做了很多工作,随着区域合作的工作深入,平台的成立及运营就显得尤为重要,把合作和促进发展不仅仅局限在行政部门的具体工作中,搭建平台可以整合各方面资源,相信未来随着合作的深入、方式的多样化,该平台的作用将更大,我建议可以好好总结一下对口支援的方式。

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后脱贫攻坚时代文化旅游发展新使命》,合作平台立足于脱贫攻坚决胜之年完成以后,在旅游和乡村振兴结合方面,平台还将发挥重要作用。我从三方面与大家展开交流:

首先是时代的背景。今年是决战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在习总书记带领下我们一定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但是“脱贫攻坚”作为阶段性任务完成以后,实际上这个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习总书记说得好,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起点,“十三五”期间脱贫攻坚取得了显著成效,有5575万人实现了脱贫,这在人类发展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成绩,所以我们有理由为我们这样一个成绩而鼓掌。

但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其实还有很多种脱贫攻坚任务没有完全解决,还有300万人处于潜在致贫风险、200万人有返贫风险,还不限于此,特别是今年新冠疫情后,脱贫攻坚任务变得更重,对于贫困地区发展带来了新的冲击,而且客观来说,现在随着整个的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要巩固这种脱贫攻坚的成果难度其实也不小,所以我想包括文旅合作平台在内,全国的脱贫攻坚还需要有新思维新方式去巩固脱贫成果。

因此,在最新出台的国家“十四五”规划建议里也特别讲到了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的成果,同乡村振兴要有效衔接,我们要推动特色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文化旅游是其中具有特色的产业,另外还要完善协作和对口支援机制。在“十四五”时期,这样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同时还是面临着一个新的任务、新的使命。

其次,在贫困地区文旅产业可持续发展中面临的问题。我去年承担了文化和旅游部这方面的课题,跑了很多地方做调研。发现虽然在文化旅游扶贫当中取得了很多成果,但其实问题也不小。

第一,行业受到新冠疫情冲击非常严重,特别是今年上半年,大量景区、旅行社、酒店几乎完全处于停业状态,而且贫困地区里面一些旅游企业的很多员工都是贫困人口,这些企业有的经营困难,有的倒闭,举步维艰,所以很多贫困地区再就业的员工他们的工资可能也很难得到保障,尽管政府花很多力量让企业活下去,但是客观来讲冲击已经开始。有些地方几乎企业员工直接停发工资或者只有基本工资,所以这其实也是没有预料到的“黑天鹅”事件的冲击。

第二,基础设施滞后。贫困地区的文化旅游资源丰富,但基础设施是短板,这个短板在过去十三五时期有很大改善,但客观来说比起大城市,甚至县城可能还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公共交通、文化旅游设施也相对滞后,因为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业除了企业之外,旅游公共设施是很重要的内容。还有一些地方景区到主要交通干线还存在“最后一公里”等问题,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第三,产品形态还比较陈旧,客观来讲,过去贫困地区文化旅游业解决的是“有没有”的问题,在文化旅游产业迅速更新迭代背景下,贫困地区很多产品逐渐呈现落伍趋势,如过去有农家乐,现在要求做成精品民宿,过去有景区就可以了,现在要求有体验内容,更丰富的业态活动,相对来说,目的地是欠缺的。但旅游升级很快,这个背景下很多地区文化旅游产品竞争力变得不足,市场选择不会看是贫困地区还是发达地区,只会看产品有没有吸引力。

第四,资源保护堪忧。很多贫困地区资源很好,但在开发时候确实缺少规划以及前瞻性的举措,所以做这个产品的时候,对资源造成严重的破坏。贫困地区有很好的山水资源,但很多的村容村貌破破烂烂、环境较差,甚至出现污染问题,在生态建设背景下这个问题变得很突出,比如大理洱海发展很好,但由于触碰生态红线,面临来自环保的压力很多都关停运转了,这个过程当中,贫困地区确实要按照习总书记讲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来发展,但是绿水青山如果保护不好,生态与文化旅游衔接不好是变不成金山银山的,所以哪怕现在没有好东西可以把资源保护下来,在资源开发过程当中一定要注意生态保护问题。

第五,文化挖掘不深。贫困地区文化资源不管有形的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很丰富,很多贫困地区在做文化旅游的时候,对于文化的挖掘还是比较浅层次化的,很多就是简单的表演一下,或者做一个图片,时尚性和市场对接并不好,对于市场的文化需求就很难被激发出来,这个过程当中还出现伪民宿、甚至三俗的现象,跟开发不当有关系,值得警惕。

第六,投资增长乏力。贫困地区财政收入紧张,缺少一些大的企业提供财政税收支持,所以很多贫困地区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吸引投资的时候,其实是盲目的,生怕别人不来投资,只要来投资就很欢迎。小商乱举,小投资商投资实力不强,人才、资金池不强,但资源占有以后开发效果不是很好。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小的房地产商在个过程当中不是真心实意做文化旅游产业,而是更多做一锤子买卖,如我去广西巴马,也是文化旅游部对口支援单位,也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依靠养生资源做房地产,卖完以后文化旅游的有效项目并不多。

第七,人才的问题。人才问题是几乎所有的贫困地区,不管是文化旅游,在别的领域都会遇到的问题,平台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这样问题其实还会制约平台发展,现在面临着新问题,就是脱贫攻坚的阶段性任务完成以后,可能逐渐第一支书挂职的干部慢慢会撤退会减少,还有我们的机制上如果没有得到保障的话,贫困地区不能吸引到高水平人才,或自己的人才不能成长起来。

第八,政策支持不够,客观来说从国家到省一级出台很多支持政策,但是应该来说比起发展的需求,比起文化旅游发展潜力来讲,其实还有很大的一些空间可以去做,平台除了搭建这种资源外,可以反馈一下,跟相关部门去沟通一下能不能出台一些政策。比如巴马的主要客群是老年人,“百魔洞”等旅游景点对老年人来说会享受门票优惠甚至免票,但老人很节约、不消费,自带干粮,所以景区面临这个问题也非常头疼,需要为老年人提供保障,但没有任何收入,对景区而言,如果只有投入没有收入对于投资商来讲也不公平,他们也在反馈能不能做一些弹性政策,如何把这些政策和脱贫攻坚从企业发展结合起来,这其实也是很具体的问题。

IMG_202011324_165033111.jpeg

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有十个方面任务跟大家简单进行介绍。

第一,加强顶层设计,在2020年脱贫攻坚决胜之年任务完成以后还有巩固和持续发展的时间,在之前摸底发现,全国有12.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其中有17.6贫困村是有条件来做文化旅游产业的,所以,文化旅游业对于脱贫攻坚,一个历史人物非常有意义的贡献。需要在细化和深化文化旅游产业,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挥作用的一些村落数量或者名录,有的可能已经实现脱贫攻坚,有的可能需要巩固,有的是需要防止返贫,有的需要优化提升,下一步需要做的更细一些。另外,还可以提出中国版负责人旅游和可持续旅游方案,在南非这样国家做了很多尝试就是让更多贫困人口参与到旅游当中来,北京市可以率先去做这样的探索。

第二,强化政策的集成。过去政策很多,但是执行过程当中有很多障碍,如环保或土地政策,甚至在过去几年拆违过程当中很多乡村的项目拆除掉了,很受市场欢迎也很有市场发展潜力但是由于不符合环保和土地要求就被拆除了。贫困地区要保护生态资源,能不能有一个政策突破。如整个乡村农业的用地当中有3%设施农业用地安排做一些乡村旅游设施的政策突破,还有经常用的点状供地等等,包括整个农村土地改革当中,宅基地,还有集体建设用地等等都有很多突破的空间。贫困地区在严格管控的情况下,可以做一些特殊政策的安排,而不仅仅是转移支付,可以给文化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需求,有了需求以后我们各方努力争取上面的政策是有可能实现的要强化政策机制,包括财税和金融等方面,可以考虑旅游扶贫工作载体,早年国家旅游局推过旅游扶贫试验区载体。

第三,要拓展市场空间。因为贫困地区的市场规模不够,导流能力不强是文化旅游发展的重要问题,很多地方希望平台在市场营销,资源导入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现在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好山好水有了以后很多人不知道。除了政府宣传推介平台之外,其实还可以很好的发动新媒体、互联网的力量。因为现在80后90后和00后很多或许信息不是传统的渠道,更关注抖音、头条包括这样的一些新模式包括B站这些是他们获取的渠道,给贫困地区有更多的支持。所以,未来怎么样导流这也是很大问题,这里一方面传统的可以在会展,文化旅游的专门会展上面增加相关专题,增加专门的展馆,另外,还可以考虑输送旅游客源方式,对对口帮扶重点贫困地区进行支持,做一些公益营销活动也是值得关注的点。

第四,提升公共服务,贫困地区现在不管是旅游公路停车场、咨询中心和厕所等等,这方面还有很多欠缺,下一步可以考虑去支持我们贫困地区建设小而美的专题博物馆,改善文化馆图书馆建设,甚至探索贫困地区,在文化和旅游公共服务融合方面做一些探索。

第五个建议考虑增加融资渠道。比如说未来平台基础上专门做一个针对贫困地区文化旅游投融资大会,把22个地方的好的旅游项目,文化旅游项目包装以后,给投资商做一个对接。再比如说可以在PPP项目上向贫困地区倾斜文化旅游的项目,还可以针对贫困户做一些小额贷款,实际上包括北京在乡村振兴发展当中也做了尝试,全国这样地方有很多可以用平台和金融机构对接做小额贷款尝试,再就是总结一些成功案例来找融资渠道。

第六,建议培育优质文化的旅游产品。如非遗扶贫工程等,另外可以通过我们文化旅游事业单位组织帮助他们排演一些文化旅游演艺节目,开展文化旅游商品设计,北京有很多这样的人才,但是需要平台搭建这样一个渠道。再比如说帮助编写导游词,帮助民俗提高水平。

第七,夯实人才队伍,一方面加强现有培训力量,另外一方面可以把好的旅游职业院校做一些对接,甚至帮助他们建设一些中专,大专学历层次文化职业院校,让他们自己培养人,还有就是对致富带头人开展培训,甚至我建议除了未来的之政府挂职之外,可以多考虑派一些企业来挂职。

第八个建议我们要守住生态底线,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特别强化可持续发展的意识,特别是我们还可以在一些贫困地区建一些生态旅游示范区,这个也是我们文化和旅游部和以前的环保部在推的工作,把生态保护和旅游发展结合起来,真正在贫困地区探索一条“两山理论”实现的路径范本。

第九,发动社会力量。在贫困地区内生动力没有完全建立情况下,还需要外部资源导入,平台将很好的政府资源做了导入,现在很多社会资源正在走进贫困地区,未来要可持续扶贫,所以,除了政府之外,企业、协会等各方面力量都需要真正走进贫困地区,要建立起内生机制,让贫困地区文化旅游发展能够形成可持续的力量,最终还要实现“断奶”。

第十,通过平台实现共建共享。让更多贫困地区人民通过文化旅游的发展实现增收致富,有很多就业、甚至资源作为股份的投入等等模式,其实全国有很多做法,但需要把这些做法与当地实际情况结合起来,最终发挥作用。

闻旅派原创,作者:Yang,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38379.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腾讯企业微信联合携程旗下高端酒店集团,打造移动互联时代酒店业新标杆

下一篇

湖南航空:获交通银行20亿元综合意向授信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