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旅洞察 | “五一”是针强心剂,民宿房东“退堂鼓”变“定心丸”?

文章摘要:听听民宿房东心声:不盼“报复性”消费,只求尽快回归正轨。

IMG_20200514_172813.jpg

今年的“五一”不仅仅只是个小长假,也成为疫后民宿房东决定“进退”的风向标。好在,等来的是一针“强心剂”。

“原本已经有了闭店的念头,但是又想到最艰难的零收入时期都坚持了,为什么不在多坚持一下,如果五一小长假市场还不能恢复,那今年民宿生意就真的要‘凉’了。”

重庆民宿房东杨先生在接受闻旅采访时直言不讳,根据他的介绍,五一假期他所运营的民宿入住率反弹明显,与往年同期相比恢复了八九成左右,这个结果已经让他比较满意,超出了此前的预期。

另据丽江民宿房东王波介绍,丽江古城的旅游业务恢复比较早,但前期入住率一直不是特别理想,五一小长假期间,他所运营的两家民宿“丽江明月松间客栈”、“丽江溪山行旅客栈”均实现满房预定,冷清了快三个月的客栈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人气。

根据途家网发布的五一民宿出游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的民宿订单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65%,环比4月同期订单量增长200%。

然而,疫情对于民宿行业的影响长远而深刻,短短一个小长假,给民宿行业带来了振奋作用效果有限,且因为疫情防控安全需求、跨省游业务仍旧封禁等原因所造成的罕见的旺季“供大于求“,要”客流“还是要”价格“成为摆在民宿房东面前的新难题。

正如途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李珍妮接受闻旅采访时所言:“民宿业目前经历的阶段如同冬天即将结束,春天正要来临的”倒春寒“时刻,新的变化、新的洗牌正在悄然发生,对于民宿房东来说,需要看清趋势,对于平台房来说,也要调整策略与房东们一起熬过最后的艰难时刻。”

01

苦撑三月,终于等来“爆发”期

“我们大概是最晚准备开业的房东之一,根据北京怀柔区的防疫政策,4月28号才接到能够在五一小长假期间恢复运营的通知,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只有两天。”七姑娘民宿品牌创始人王七七回忆道。

此时,距离疫情爆发不得不停止营业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回想起这期间所承受的“零收入”压力,王七七仍然心有余悸。

“七姑娘民宿是我自营的连锁品牌,目前在运营的院子有七个,无法接待游客就意味着每天都要贴钱承担硬性的运营成本,压力可想而知,但我本身很热爱民宿,再艰难也没想过要退出放弃。其实早在接到通知能够重新营业前,咨询预定的客人就已经不少了,所以即便是临时得到通知可以开业,所有的房间很快就预定一空。” 

临近五一放假前,4月29日北京市宣布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降至二级,来自途家后台的预定数据显示,疫情防控政策发布2小时后,民宿搜索预订量较28日同一时间段暴涨了4倍。

运营着丽江两家民宿的王波也同样经历这样的煎熬,他表示疫情发生的太突然,春节原本是一年中生意最旺的时期,然而1月24号丽江政府发出清退游客的政策后,第二天(1月25日)他的客栈就退掉了三分之二的客人,到大年初二(1月26日),所有的客人都清退完毕,原本热热闹闹的客栈瞬间变得安静冷清。

“不仅仅是春节假期,之后一两个月的订单退改需求也如雪花般涌来,从2013年开始做民宿,就没遇到过这样的阵仗。所以这次五一小长假的满房,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期盼已久,看到了市场复苏的希望。”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数据显示,5月1日至5日,全国累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累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另据有关机构监测,“五一”期间,全国餐饮、住宿行业消费复苏指数比今年清明假期分别提升18和15个百分点,消费规模已恢复至去年同期70%左右,比今年清明假期提升约20个百分点。

02

周边游火热,乡村民宿成新需求

受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旅行社组织跨省游的禁令尚未解封,旅游活动主要以省内游,周边游为主。特别是疫情影响,游客在外出游玩时心态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以往游客入住之后,一定会到怀柔付近的景区去逛逛,甚至是以景区的行程为主,然而今年的五一假期,明显能感觉到客人入住后就不在出门了,而是家人或者朋友一起呆在院子里聊天娱乐,在压抑了许久之后,能出门透透气就感觉到很开心。”王七七这样讲到。

对于这一点,重庆民宿房东杨先生也深有体会,不仅如此,重庆作为网红城市,外地游客一直是客源的主要构成,然而今年小长假,重庆本地以及周边省市的游客成为了主力军,这一点从房间预定的天数就有所体现。

“以往客人预定的天数多在三四晚左右,然而今年假期,一晚、两晚的订单居多,而且游客间的交流也明显的减少了,民宿相较于酒店的不同就在于有情怀的气息,认不认识的住客都会打招呼,现在基本都是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减少不必要的沟通交流。”杨先生表示。

来自途家的订单数据也显示,五一期间,途家乡村民宿订单与城市民宿订单占比为48%和52%,相较去年两者42%和58%的占比来看,乡村度假民宿订单显然更受欢迎,疫情影响下也保持了6%的增长,围绕城市3小时自驾、高铁圈内的周边游、短途游、乡村游更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出游最关注的关键词也变成了卫生、安全、品质和特色。

李珍妮表示,早前途家后台用户画像也揭示了消费者出行和入住偏好的变化,比如杭州的游客钟爱去千岛湖、莫干山风景区吸氧;上海的用户则喜欢去周边的朱家角古镇和东方绿舟等景区打卡;成都市民则更爱自驾去郫县住农家院,吃农家饭,环湖徒步等。可以看出,那些专注于体验、休闲、吸氧等需求的高品质乡村民宿正迎来预订高潮,而围绕民宿目的地进行吃住娱闭环消费,开始成为了疫情之后人们出游的新潮流。

IMG_20200514_172823.jpg

03

纾困成效有限,现金流难题仍待解

在于闻旅的交谈中,房东们除了对五一假期市场回暖表示欣慰,更多的还是对小长假过后市场的恢复有所担忧和焦虑。

此次疫情给民宿业带来的冲击是空前的,根据中国饭店协会调研了全国28个省市区600多家住宿企业发现,今年前两个月,74.29% 的酒店和民宿选择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 27 天,住宿企业营业损失超670亿元,预计全年营收将同比下滑24%,共计损失在1300亿元左右。

这意味着市场想要缓过劲儿来一个五一小长假肯定远远不够。杨先生表示,尽管五一假期入住率表现不错,恢复了八九成,但房间价格只有去年同期的50%左右,旺季小长假的房价都不及往年的平日价格,严格算下来是在亏损经营。

“打个比方,我的民宿运营成本可能要到房间均价200元才能覆盖,然而尽管是在五一黄金周,我的价格可能均价只有180元左右,每卖一间房还要亏20元,但比起零收入,亏得要少一些。毕竟一个月不营业,我需要支付的房租就有30万,还不算人工和其他,现金流压力非常大。”杨先生坦言道。

王波也表达了同样的心情,他表示:“其实疫情前民宿行业的发展是非常不错的,这些年我也一直在不断的投入资金进行升级扩建,今年春节前都还在施工,还给工人结了一波工资,没成想一场疫情让收入直接归零,几百万已经投进去,就算想退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已经做了七八年时间,对于民宿有感情了。民宿是小微企业,想要自己跟银行贷款很困难,只希望能有办法来缓解下现阶段的资金压力。“

这个五一假期,他所经营的民宿客单价也只恢复到去年同期的五六成左右,勉强盈亏平衡的程度,然而五一过后,订单量回落的比较明显,如果下半年市场恢复还是如此缓慢,那还能坚持多久谁也无法预料。

事实上,作为平台方,途家网一直在疫情期间为民宿房东熬过难关提供助力,包括从消费者退订时期努力为房东和消费者寻求折中降损的方案,疫情防控略有成效后,推出“早鸟报喜”线上营销活动,通过整合多家亿万级的流量渠道和重磅推广资源,帮助平台房东更快收获订单,减轻疫情期间的经营压力。

作为途家的合作伙伴,包括杨先生、王波、王七七在内的众多优质民宿房东在订单恢复上都有所获益。除此之外,对于他们面临的现金流压力,途家也在想办法帮助解决。根据李珍妮的介绍,为缓解广大房东资金的燃眉之急,途家已经与滴滴金融达成合作,为平台房东提供“日利最低万二,最高可贷30万”的专项贷款合作方案。

04

曙光已现,行业将加速“洗牌”

五一小长假之后,市场复苏会呈现何种态势?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曾对闻旅表示,2020年住宿业遭受的影响是11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较于酒店业,民宿的恢复会更加缓慢,因为疫情之后经济的逐步复苏会带动酒店商旅住宿的需求,而依赖旅游业的民宿很难快速恢复,需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积极的信号是,五一小长假安全有序的运行给旅游市场未来进一步开放提供的信息。日前,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全面开放商场、超市、宾馆、餐馆等生活场所;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公园、旅游景点、运动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场馆,以及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举办各类必要的会议、会展活动等。

加之全国“两会”时间已定,各地中小高校开学时间陆续确定,种种迹象表明,距离国内游市场进一步开放的时间不远了。有业内人士对闻旅预测,快则六月份,慢则七八月份,跨省游有条件的恢复希望很大,在全球疫情风险危机不解除的情况下,出境游市场难以重启,国内游市场将会迎来增长机遇期,届时民宿行业的恢复,速度也将快速提升,只不过,疫情之后,消费者的消费心理已经发生改变,市场恢复期也会是行业升级的过程,低品质、服务差的民宿将会进一步失去生存空间。

李珍妮也表示,疫情对于民宿市场是个小型的洗牌过程,短期进入试水的房东可能会被洗掉,但对整个民宿行业来说,只是暂时的阵痛和大考。这个行业也正在优胜劣汰的阶段,未来门槛会越来越高,品质民宿会越来越强,现在疫情也是加速了这个过程。基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分散式、个性化、高品质的民宿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作为民宿房东,对于未来会面临的持续性艰难境况也有了一定的预判和准备。王波表示,今年来说民宿行业艰难是肯定的,但长远来看仍然是充满机遇的市场,需求是不会消失的,现阶段除了想办法坚持下去,能做的就是要更加夯实“内功“打磨好自己的民宿服务品质,不期盼报复性增长,只希望能尽快重回正轨。

主打京郊游的王七七则在筹备自己的另一处新院子,希望能赶在“十一”国庆假期前开业,这是疫情前就在准备的事情,虽然因为疫情有所波折,但并没有改变她的计划。“做民宿是会上瘾的,只要将民宿真正作为事业来用心运营,我相信会有好的结果。“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之下最艰难的时期已经结束,不论是民宿房东还是如途家平台都已经等来了复苏的“春天”,尽管没有预想的“报复性”消费发生,但一场大的震动之后总会有新的机遇出现,需要每一位参与者积极的去寻找发现,行业低谷时沉淀积累,振兴时做好随时“冲刺”的准备。作为行业发展观察者,闻旅也将持续关注民宿业未来的发展动态。

闻旅派原创,作者:Candy,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33461.html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国际航协:隔离措施将加剧行业的缓慢复苏

下一篇

酒店财务管理人员如何进行职能转型?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