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务航空集团主席:疫情下多航司破产,加速航空业重组

文章摘要:这次冲击对航空业只能算是阵痛,但确实很疼。

17-46-39-u=2506001702,552112446&fm=26&gp=0.jpg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3月24日发布报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冲击,全球航空业2020年预期损失超过2500亿美元。如果各国政府不紧急援助,大约一半航空运营商数周内可能破产。

疫情对国内航空业带来哪些影响?航空公司该如何自救?对此,网易财经《CEO说》独家专访了中国公务航空集团董事局主席廖学锋。

航空业受到的冲击非常大,廖学锋表示,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多,肯定会有很多倒闭的、很多合并的、很多重组的。但冲击是短期的,长期来看,航空业仍非常具有发展潜力,一个简简单单的数据,14亿人,现在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可以说,这次冲击对航空业只能算是阵痛,但确实很疼。

廖学锋认为,对于航空业的自救,第一个措施可能还是以低票价来鼓励大家出行,让大家慢慢把出行作为常态。对国家来说,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鼓励旅游业,旅游业怎么鼓励?就是减少成本,让大家旅游、出差。

附采访实录:

网易财经《CEO说》: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对航空业以及公务航空领域带来哪些影响?

廖学峰:航空业受到的冲击非常大。国内的航空公司还好一点,国外的航空公司现在完全处于停顿状态,很多航空公司让员工先回家了,等有生意以后再回来。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大,肯定会有很多倒闭的、很多合并的、很多重组的。

说到公务航空,由于国内公共航空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大家一说公务机就觉得一定很贵,遥不可及。实际上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比如美国,它有2万多架公务机,绝大部分公务机都是中小型的,如果一架飞机能坐6、7个人,跟航班飞机头等舱的价格差别其实不是那么大。

公务机最大的好处就是点对点,随时可以飞。还有,从抗疫的角度来说,飞机上的人员很少,而且人员都是可控的,人与人之间传染的可能性比较小。

这次疫情,从长远来看,对公务机实际上是向好的影响。因为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公务飞机的好处,比如这次武汉抗疫时,很多老板把自己的公务机拿出来运送救灾物资,从全世界各地运到武汉。公务机可以从欧洲某一个小城市直接飞到武汉,清关就进去了,而不像航班飞机,得有航班,得调运,航班可能也只能到北京,在北京清关以后再到武汉。

总的来说,我认为疫情对航空业的冲击是短期的,长期来看,航空业非常具有发展潜力,一个简简单单的数据,14亿人,现在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这次冲击对航空业只能算是阵痛,但确实很疼。

网易财经《CEO说》:一般来说,国际航线比较赚钱,国内航线赚钱较少,现在国际航线都停了,对航空公司打击会非常大,会不会有航空公司出问题?

廖学峰: 前两年国际航线挣钱的并不多,这几年国际航线的竞争加大了,实际上很多国际航线都是亏的。但不管怎么说,不飞国际航线,你有这么多宽体飞机趴在那儿,成本是非常高的。

你知道吗?做航空公司的老板实际上很难的,因为最大的几项成本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是资金成本(租飞机的成本),二是油价,三是人民币和美元的兑换率,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三个因素,航空公司都控制不了。

疫情之下,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大。中国的航空公司有一个好处,最起码有国内的航线撑着,现在受影响最大的,比如新加坡航空公司等,这些航空公司就非常惨,因为它没有国内航线,国际一停就完全停摆了。

话说回来,我觉得新加坡航空问题倒不大,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国企状态,国家占的股份比较大,再加上新加坡航空公司对新加坡来说也太重要了。我觉得,航空业前几年处于发展非常快、野蛮生长的阶段,实际上本身就需要重组,这次的情况是加速了它的重组。

网易财经《CEO说》:这两年,波音公司麻烦缠身。叠加疫情的影响,您认为波音会破产倒闭吗?

廖学锋:目前,波音可能是全世界最惨的公司之一吧。它的MAX7、MAX8有安全问题,飞机交付不了,本来航空公司要向波音索赔,现在航空公司反而高兴了,飞机没背在我身上,全部由波音背着。此外,这次疫情使得航空公司停摆,他的客户也出问题了,所以波音公司受到的影响确实很大。

长期来看,我觉得波音公司应该没有太大问题。首先,它是美国的支柱产业,美国最大的出口商,美国政府一定会保它;第二,现在全世界就这两家公司(波音和空客),航空的恢复我觉得也会很快。再者,波音还有一个好处,它实际上只有50%是民用,还有50%是军用。

网易财经《CEO说》:您如何看目前国内复工复产和经济恢复的进度?

廖学锋:我觉得,全国要定出一个详细方案来,比如说一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二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三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什么样的条件是一级响应,什么样的条件是二级,什么样的条件是三级,这是老百姓都能看得到的数据。这样一来,大家就清楚了,我们这里是从一级降到三级了,降到三级以后是不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都可以开学了。

我个人觉得开学是个重要的指标,现在不开学,说实在话复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公司有好几个人就是这样,小孩谁带呀?这是很具体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学校开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应该要尽快实现。

网易财经《CEO说》:有观点认为,疫情过后经济会出现爆发式恢复,您怎么看?

廖学锋:我还是比较相信他们说的可能会出现爆发式的恢复。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都花了很多时间人们才进入恐慌阶段,恐慌的情况下,就会报复性地惩罚经济。但只要一有疫苗或者特效药研发出来,人们心理上得到安慰后,我觉得经济恢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最关键的是,这可能和2008年还不太一样,2008年有大量的银行倒闭,它影响了经济的基本体系,这次纯粹是突然需求层的断裂,整个体系还是没有受到太大冲击。

网易财经《CEO说》:您认为航空业该如何自救?

廖学锋:航空业下一步确实会非常难。好多企业说遇到困难了,我们要重新计划,要减少成本,说实在的,航空业的成本还真没办法减。刚才提到过,航空公司最大的几项成本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是资金成本(租飞机的成本),二是油价,三是人民币和美元的兑换率。哪怕暂时把一部分员工解雇了,不给他们付工资了,压力还是很大。

对于航空业的自救,我觉得第一个恢复的情况可能还是以低票价来鼓励大家出行,让大家慢慢把出行作为正常情况。对国家来说,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鼓励旅游业,旅游业怎么鼓励?就是减少成本,让大家旅游、出差。

我觉得,短期内对大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怎样生存,一旦经济活动恢复,估计国内的飞行量增加会比较快。

来源:网易财经 ,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闻旅派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闻旅纵览 | 东京奥运会延期或致日本损失60亿美元,本地旅游业将受重挫;2.5天周末休假模式能否刺激休闲旅游消费复苏?

下一篇

疫情下,Airbnb房东们的焦急众生相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