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吸金93亿,今3家头部谋上市:共享民宿短租风口要上岸了?

文章摘要: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平台上的房源达到350万套,覆盖国内近500座城市。

23-53-02-u=1562070307,3526708414&fm=26&gp=0.jpg

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似乎将进入“上市元年”。近日,Airbnb、途家、小猪短租的上市计划都被提上日程,似乎过了风口的民宿短租行业又要溅起些许水花。

相比过去几年,今年,共享民宿短租赛道确实冷清。铅笔道统计了国内17家主要的共享民宿短租企业,过往披露的总融资次数有45起。过去5年,这17家公司共获得93亿元融资。但在今年,却只有易民宿和木鸟短租分别在2月、5月完成了一轮融资。

伴随着整体融资环境的趋冷,国内房源也正处于“僧多粥少”的局面。

在线短租平台行业,拥有房源意味着拥有掌控力,也是实现规模化的重要因素。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平台上的房源达到350万套,覆盖国内近500座城市。但现在各大平台房源重复率高也是一大问题。43.6%的景区民宿房东会选择4-6个线上平台进行产品投放。

与此同时,有人认为,民宿这门生意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随着门槛越来越低,准入者鱼龙混杂,单纯逐利者的比例逐渐增长,房源质量和服务质量更是参差不齐。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民宿生意,监管也需要提上日程。

短租头部企业“谋上市”

在成立11周年之际,美国民宿短租平台鼻祖Airbnb的上市计划又被提上日程。

近日,Airbnb通过官方消息称,公司计划于2020年上市,但并未透露上市具体时间等其他细节。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消息称,Airbnb上市时间预计在上半年,将采取直接上市的方式。此外,Airbnb有让民宿提供者们持股的计划。

长期以来,Airbnb都是全球最大的共享短租企业。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在全球10多万个城市中,Airbnb的房源数量超过了700万,平均每秒有6位客人签约入住。今年8月期间,其单夜房客入住量曾创下超400万人次的纪录,相当于40个鸟巢才能装下。

今年第二季度,Airbnb营收超过10亿美元,这是其历史上第二个季度收入超过10亿美元,截至9月15日,房东在Airbnb上共享房屋和空间的收入已超过800亿美元。

不仅业绩亮眼,在资本加持下,其仅成立不到3年估值就超过10亿美元。到2017年,它完成了10亿美元的F轮融资后,总融资更是高达44亿美元,公司估值登上310亿美元。

这之后,关于Airbnb上市的消息层出不穷,公司高管也曾公开过上市计划,只是上市时间却一再推迟。

早在 2017 年 3 月,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就曾表示,“公司正在一个两年期计划的半路上”。按照Chesky当时的说法,外界认为,Airbnb的上市时间很可能是在 2018 年。

但2019年3月,Airbnb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向媒体表示,Airbnb还没有决定今年是否上市。到了4月,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说,已经采取行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做好准备,此后任何的时间点都可能上市。

就连Airbnb此次的上市意向声明,也不具备出售股票的法律效力。其仍需等待招股书公布,才可以公开募股。

虽然Airbnb上市日期还不确定,但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似乎要进入“上市元年”。事实上,在Airbnb准备上市期间,“上市”一词已经成为共享民宿头部平台的高频词。

去年7月,国内民宿短租领域的头部企业途家新任CEO杨昌乐在接受媒体时就表示,途家可能会在2019年末IPO,从途家的股权结构来看,更可能是赴美。今年3月,杨昌乐在谈及公司上市计划时再次表示,目前已在准备状态,应该不会太久,未来可能在海外上市。

与此同时,国内另一家民宿短租领域的头部公司小猪短租也已经发出正筹备上市的信号。

今年4月,小猪短租CEO陈驰表示,未来公司肯定会有上市的计划,不同的上市路径都会考虑,并且其作为中国的企业,期望能够在国内上市。

显然,在今年,Airbnb与它的中国门徒们,各自奔向了上市之路。

平静的市场背后“暗潮汹涌”

“前两年,感觉民宿短租平台承包了公交车、地铁的广告,但今年已经看不到了。”说起民宿短租领域的头部公司扎堆上市一事,一位资深媒体人感慨,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这一市场,“风口已经过去了。”

相比过去几年,今年共享民宿短租赛道确实变得冷清。

铅笔道统计了国内17家主要的共享民宿短租企业,过往披露的总融资次数有45起。但在今年,却只有易民宿和木鸟短租分别在2月、5月完成了一轮融资,前者Pre-A轮且未披露金额,后者只披露了数千万。从规模估计,总额应该不会超过1亿元。

要知道,2015年,这17家共享民宿短租平台共拿到了8笔超33.33亿元人民币的融资;2016年,共拿到了10笔超5.55亿元人民币的融资;2017年,共拿到了9笔超31.1亿元人民币的融资;2018年,共拿到了7笔超23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计算一下,5年时间,光这17家公司披露的总融资就近93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伴随着整体融资环境的趋冷,短租行业迎来寒冬一事,业内人早有预料。

去年10月,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拿到近3亿美元融资时,就表达了对今年短租行业的担忧。“拿到钱是为冬天做好准备,接下来要看这个冬天有多么长,多么严酷。”

曾在新三板挂牌的住百家先体验到了冬天的严酷。去年6月,住百家因未能及时披露年报,以及欠薪员工等闹得满城风雨,铅笔道当时曾发文《共享经济第一股住百家停摆:发币补坑失败 CEO失踪痴迷佛门 员工集体讨薪》对其进行报道。

去年7月9日,在新三板挂牌两年多的住百家终被摘牌。随之,住百家关停除海外住宿预订以外的所有业务,住百家CEO张亨德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住百家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

今年2月,还有供应商向住百家讨要2年前住百家办公室精装修项目尚未结清的近150万元工程款。铅笔道再次发文《住百家春节被追债:供应商带病讨百万欠款 住进股东办公楼13天被回应没钱》对其进行了报道。

作为存量市场,国内房源正处于“僧多粥少”的局面。

在线短租平台行业,拥有房源意味着拥有掌控力,也是实现规模化的重要因素。业内人士李林(化名)向铅笔道表示,“在房源成为焦点资源的背景下,如何留住房东,是短租平台生态建设不可回避的问题。”

据速途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平台上的房源达到350万套,覆盖国内近500座城市。

据了解,截至今年7月,Airbnb在中国市场已经超过15万套;途家网全球房源数量已经超过120万套,国内市场超过80万套;小猪在全球700多座城市已经超过了80万套房源;木鸟短租房源数量超过了70万套;从2017年4月份上线至今的美团旗下的榛果民宿,也覆盖了国内300多个城市,房源超过了35万套……

“房源紧张”的同时,现在各平台房源重复率高也是一大问题。

据《中国景区民宿市场研究报告2017》统计,为了提高民宿的利用率和曝光率,43.6%的景区民宿房东会选择4-6个线上平台进行产品投放。另从平均投放平台数量来看,整体线上平台平均投放数量为3.7。

位于北京的房东王伟也向铅笔道直言,他出租的房子,不仅会挂在小猪上,还有途家、榛果民宿等也不会放过,“并非单个平台独占资源。”

与此同时,行业已经进入整合期,且“站队”趋势明显。

2016年6月,途家战略并购蚂蚁短租。接着,2017年是在线短租行业的一个分水岭。4月,美团的榛果民宿上线;11月,阿里云锋基金领投小猪短租E轮融资,携程则持股途家为其股东之一。今年2月份,携程与蚂蚁短租推出有家民宿。

各大酒店也开始进入战场。在2017年,海南国商酒店管理有限公司1亿人民币投资了新三板上市企业住百家,凯悦酒店集团2017年投资了高端房屋租赁平台 Oasis Collections,雅高集团 2016年4月以1.48亿欧元收购了高端短租公司Onefinestay。在今年,OYO酒店又收购了千屿Islands。

显然,共享民宿短租平台平静的市场背后,一场激烈的竞争正在酝酿。

鱼龙混杂的民宿短租

近年来,国内整个共享住宿在线交易量持续快速上涨。

据速途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住宿的交易额也达到了145亿元,同比增长70.6%。到了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的交易额已经达到165亿元,同比增长37.5%,继续保持快速发展趋势。

但前述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李林却认为,民宿这门生意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他感觉,随着门槛越来越低,准入者鱼龙混杂,单纯逐利者的比例逐渐增长,房源质量和服务质量更是参差不齐。

事实上,经常有房主擅自改建房屋,游走在灰色地带。李林解释,市场上大量的房源的质量事实上是不符合入住标准的。“很多民用房没有防爆系统,没有安全的消防通道,实在不安全。”

一位用户也对铅笔道透露,此前,他因为工作需要来北京学习半个多月,看到小猪短租上的房宿价格比经济型酒店还便宜。与房东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半个月以上可以价格优惠,他就和朋友在北大附近租了一个民宿的其中一间。

入住之后他发现,他和朋友住的那间房是房东拿厨房改的,上下床,每个床位每天不到100元,另外两间房也被房东分租了出去。“入住前并不知道房间是厨房改的,房东也没有说,但因为觉得便宜,就默认接受了。中间有一次消防来检查,房东就提前给我打好招呼,让我把房间门锁好,先不要回去。”

他还认为,平台的身份证核验基本上是“鸡肋”。“入住时只是自己做了登记,房东并没有现场查证,感觉就算给一个假的他们都不会去查。”当他询问是否可以开具发票时,对方表示,“开发票的话要加钱,就没有之前的优惠价了。”

另一位用户也向铅笔道透露,在民宿办理入住时,经常有房东提醒他,“如果在小区里,有人问你是干什么的,千万不要说是住民宿,就说是来见亲戚朋友的。”

不仅是入住条件不合规,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上“偷拍门”“盗窃门”、消防隐患等市场乱象频出,安全与合规已成为行业的重灾区,且大量退押金纠纷、投诉等问题也屡次发生。

今年6月,媒体曝光了一起民宿偷拍事件,杭州市民在入住通过Airbnb预定的青岛民宿时,在民宿床尾发现了摄像头。后经证实,摄像头为房东安装。事实上,该事件并非个例。3月,媒体就曾报道过另一则偷拍事件,陕西市民在通过小猪短租平台预订的民宿的电视机上发现了针孔摄像头。

但这仅反映了当下民宿隐患的冰山一角,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共享民宿的投诉案例比比皆是。

铅笔道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涉及Airbnb的投诉总数量多达649起,已完成消费者诉求的为456起;小猪短租的投诉总数量为311起,已完成消费者诉求的为206起;途家的投诉总数量为200起,已完成消费者诉求的为138起。众公司被投诉的内容则相似,均涉及“提前退订民宿,不能全额退款”“多收押金”“房屋脏乱,拒绝退款”等问题。

民宿合法化是扔给短租行业的另一个难题。目前,已有城市对民宿行业的乱象予以重视并出手治理。

2月26日,珠海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珠海经济特区旅游条例》,条例规定,对民宿按区城分三类管理,对在住宅小区内办民宿等提供住宿服务的经营行为予以严格限制。2018年年末,因环境整治需求,大理拆除了多家民宿。

陈驰此前也透露,目前海南省在成立旅游民宿协会后,将为目前海南省内,数千家旅租业主集体办理公安机关的身份证采集系统。另外,海南省公安厅已同意符合相关条件的公寓以短租形式进行经营,还同意为相关短租业主配置手机版APP身份证登记系统,而省旅游民宿协会也将会建立起一套警方互动机制,以此规范民宿业经营。

当然,国家能够对民宿出具专门的法律和监管,也是好事儿。正如陈驰曾说,行业自律能减少一定的风险,但如果在法律层面上做民宿短租得不到充分的认定,民宿经营者实际上承担着合规风险,不敢大量投入,导致行业发展无法突破瓶颈。

来源:铅笔道,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闻旅派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8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旅游景区开发生意应该怎么做?

下一篇

宋城演艺拟投资30亿建设珠海·宋城演艺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