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旅精选 | 东方园林借款近29亿承压 何巧女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文章摘要:去年还在胡润百富榜上位列139位,坐拥220亿财富的何巧女为何会有如此变故?

Screenshot_2019-06-14-19-40-32-230_com.tencent.mm.png

应收账款难回,外有债台高筑,曾经的“园林第一股”的东方园林(002310.SZ)也要为历史垫资尝“苦果”。

近日,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公布,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19)京03执652号,立案时间为5月15日,执行金额达3.36亿元。

去年还在胡润百富榜上位列139位,坐拥220亿财富的何巧女为何会有如此变故?

“东方园林业绩严重依赖PPP项目,对相关政策的变化非常敏感,也基于此导致营收大变脸。”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若想缓解企业资金情况,或许还需要东方园林实控人放弃部分控制权交换,以改善企业现金流。”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三年东方园林中标总额约1500亿元。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动负债271.40亿元,超过267.99亿元的流动资产,短期借款达29.47亿元。如果未来地方政府PPP项目监管审批趋严,那么东方园林则将在中标金额上缩水,营收也会受到打击,而陆续债务造成的压力,或许会让东方园林的困境恶化。

Screenshot_2019-06-14-19-41-31-979_com.tencent.mm.png

何巧女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按照律师的解读,成为被执行人,意味着债务未履行还款义务或者是涉及刑事案件,按照上市公司的披露标准,显示欠钱未还的可能更大。

在何巧女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后,其所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方园林也新增了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额为716.32万元。截至目前,东方园林已累积7条被执行信息,总额约1200万元。

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主要原因还是违约。就在今天2月份,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截至当日,仍未足额收到“18东方园林CP002”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18东方园林CP002”是东方园林2018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2019年2月12日是其付息兑付日。

随后不久,东方园林方面回应称资金已到位,但由于系统关闭致划转延迟,并晒出了转账截图。三个月后,东方园林于5月29日公布了两只债券的豁免违约情况。其中“18东方园林SCP003”有条件豁免违约,要求发行人对“18东方园林SCP003”增加担保,“18东方园林SCP003”到期之日之前不得新增发行债务融资工具,在30日内完成相关法律手续。“18东方园林SCP003”到期日为2019年8月2日,发行总额是10亿元。5月31日,东方园林同意持有人会议决议,同意增加担保。另一只债券“19东方园林SCP001”则是无条件豁免。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五月,东方园林发债遭遇“滑铁卢”,10亿公司债券仅发行出5000万,被市场称为“史上最凉发债”。事件犹如导火索,迅速引爆了这家环保上市公司龙头的债务危机,并多次被曝有多只债券违约情况。

资金危机直接导致公司出现大面积欠薪现象。东方园林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0日,东方园林还剩约4000名员工(含离职人员)的平均约3个月薪酬及补偿待发放,共计约2.39亿元。5月31日为官方承诺解决欠薪问题的最后期限,但截至目前该问题是否解决,并未做出公开说明。

Screenshot_2019-06-14-19-42-10-495_com.tencent.mm.png

短期借款近29亿

事实上,仅在一年多前,身为东方园林董事长的何巧女还在因大笔捐款闻名。2018年初,因15亿美元慈善计划,何巧女受到舆论广泛关注。为何仅一年时间全都变了样?

“ppp项目或是主因。”多位观察人士在得知东方园林现状后感叹。现年53岁的何巧女,1992年创立了东方园林。2009年东方园林登陆中小板,被称为“中国园林绿化第一股”。2014年,财政部发布《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东方园林从其中嗅到了机会,抓住PPP的政策利好,在2015年与多省市地方政府签署了PPP项目协议,并迅速推进了PPP项目的落地。同年东方园林的营业收入由下降转为上扬,大涨14.98%达到53.8亿元。东方园林在年报中将2015年比作收获经营成果的“丰收年”。

尝到甜头的东方园林大肆布局PPP项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2018年,东方园林PPP订单中标金额分别为380.10亿元、715.71亿元、408.05亿元,三年中标总额约1500亿元。

不过,PPP项目需要企业先行垫付资金,有投资周期长,见效慢,回款周期长的特点,也让东方园林中签的项目的建设期1-3年居多,2018年,PPP项目热度急转直下后,东方园林PPP项目的拿单节奏逐步放缓,随后,业绩下降、债务集中到期等问题亦集中爆发。东方园林的中标项目也从顶梁柱变成了压在身上的巨石。

危机爆发,何巧女便开始努力自救,2018年11月,东方园林宣布拟引入北京市朝阳区国资中心旗下盈润汇民基金为战略股东,作为东方园林实控人的何巧女和唐凯向其转让总股本5%的股份。此举缓解了东方园林的资金压力,也使得东方园林股价阶段性企稳。同时,东方园林也成为了北京“纾困基金”的首批受益企业和中央助力民营企业脱困“债转股”典型案例。

但仍然是画梅止渴,难解资金困局。数据显示,东方园林2018年11月后债务集中到期,至2019年4月,期间6个月内需要偿还的有息负债本金达69亿元,短期债务问题集中爆发。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动资产为267.99亿元,流动负债271.4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29.47亿元、短期应付其他借款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及债券113.43亿元,应付短期债券37亿元。流动比率为0.99,流动性紧张态势明显。今年一季度末,其短期借款仍达28.65亿元。

对此,沈萌指出:“若想缓解企业资金情况,或许还需要东方园林实控人,放弃部分控制权交换,以改善企业现金流。”

若想缓解企业资金情况,或许还需要东方园林实控人放弃部分控制权交换,以改善企业现金流。

来源:长江商报,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闻旅派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闻旅派删除,谢谢

6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海昌海洋公园6370万元收购一宗烟台文旅地块49%股权

下一篇

携程金融的C位之“殇”:表面投诉激增,内里深耕不足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