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旅观察 | 了解“限流经济”让景区可持续化发展

文章摘要:“限流令”的趋势化发展无论从何种方向来看都是好事情,只是面临的问题确实也很多,尤其这与国内推行的减低 “门票经济”成了个矛盾体。

Screenshot_2019-05-16-19-26-13-388_com.tencent.mm.png

今年五一假期,故宫的一条新闻吸引到了闻旅派(www.wenlvpai.com)的注意,根据故宫门票预售系统的显示:截至5月2日13点50分,五一小长假期间故宫门票已全部售罄,而与之矛盾的是更多来到北京,期待进入故宫游玩但并不知道故宫每日“限流8万人”的中老年人,对此,闻旅派(www.wenlvpai.com)也希望在普及景区限流模式的同时,针对有限流的景区,为了不使游客白跑一趟,也应根据自身特色开展相应的“文创经济”,使游客至少留下这一丝“牵挂”。

实际上对于限流模式,大众并不陌生,近年来,国内的各大旅游景区纷纷开启限流模式,这些著名景区自从实施了游客限流以来,收效明显,特别是在旅游旺季,保证了景区游览安全、有序。而对于近些年国内推行的减少门票价格的政策,虽然从表面上来看,有的景区因此减少了门票收入,但由于提升了旅游品质,受到游客欢迎,景区旅游的可持续发展也得到保障。

景区“限流”模式造就了多样购票方式与好处

为了更直观的实施“限流”人群的疏导和提示,目前国内大多采取的都是通过实行实名制网络购票模式,网络购票既可以使景区利用掌握的大数据,“画”出各区域的客流特征。也可以利用这些大数据描绘出不同区域观众的特征图。

例如,年轻人喜欢逛什么路线,什么区域吸引哪个省份客流最多。未来景区的展览也会根据这些特征来办,让观众看得更过瘾,参观也更有序。

事实上,对于景区的管理人员,大数据的帮忙也可以帮助管理者更好、更快速的治理各类问题。例如,快速的向游客推送景区的各类信息,最快速度获悉人流热度以便及时指挥调度,清晰规划景区的景点、道路、设施的位置等等,这些都是国内更多的传统景区在转型中亟须攻克的难点。

对于游客而言,基于大数据也可以帮助游客和景区绘制出景区内精准的基础地图数据,帮助游客和景区进行拥堵、排队等人流、车流大数据采集,以便更好的改造与分流。

Screenshot_2019-05-16-19-27-09-136_com.tencent.mm.png

另一方面,网络实名购票也可以合理均衡的分配票源。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张凌云曾表示,通过门票网络预约制,可控制游客进入景区的时段,进行流量控制,这是最直接的影响。而利用手中掌握的大数据,对游客信息进行深入分析、挖掘,更便于景区精细化管理。因为景区的网上平台一般都需要身份证实名预约,景区通过采集从PC端、手机端预约的游客信息,可以在票源分配上面做得更加合理。

在采取限流措施后,对于部分游客可能会吃“闭门羹”、旅游无法成行的问题,部分景区在建立调解部门外,也有类似于莫高窟模式:游客可通过市区莫高窟参观预约售票中心或数字展示中心售票点的人工窗口或自助售票机现场购买,应急门票提前一天预售,并实行实名购、验票制度。

景区“智能限流”如何更好实施

对于如何实施“限流”其实并非是规定出每天的游客上限就可以,其实为了使游客有更好的游玩体验,也为了使转型中的景区合理的开展“限流”,这里面要学习的东西其实很多。

首先是限流的方案应该更具有透明性,这是为了防止游客吃“闭门羹”的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点,通过官方公告、客户端、电子信息屏、短信、网络、纸媒、微信、微博等各种方式及时发布限流的通知,要保证游客有足够的时间对出行计划做出调整。

其次实行预售制,对景区的网络支付平台建设是一个考验,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同时,为了更好的满足游客需求,多种平台支付方式也需要更广泛运用到门票预售中。

Screenshot_2019-05-16-19-28-07-200_com.tencent.mm.png

另外,“限流”的方式也应该采取分时限流与分地段限流相结合的混合方式,以西藏布达拉宫景区为例,网络订票全部限下午使用,就是充分体现了分时限流,而游客通过购票后电脑会自动分配一个参观时段,游客在该时段无需换票,即可凭身份证通过闸口,错过这个时段,门票自动作废。分摊单位时间内客流量,避免客流集中,减少对景区的破坏。

在实际操作中,有些景区为了控制人流,只能根据景区内瞬时游客量采取减慢售票速度的办法,如十个窗口售票改为六七个窗口售票,视游客出景区的情况再增加售票窗口。国外的一些景区,售票排队时间很短,但进景区时排队时间比较长,一般是景区内的游客量保持不变,游客出去多少,就再进去多少人。这种办法在国内使用时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特别是游客的不理解。

此外,使用价格杠杆的模式虽然还并未在国内具体化的普及,但是实行错时价格也是不错的方式,例如,有一些景区可以推出下午四点以后入院的优惠票价;还可以推出较早入园的优惠票,比如一般游客都在九点前入园,那么可以设定九点前的价格,这样就能分流一部分游客。

此外,通过交通引导开展限流也是不错的模式,如国内的九寨沟、云台山、武当山等景区等都可通过交通车停靠点来调整游客游览顺序,当然这些停靠点的选择是靠多年运营经验和科学调研模型下得出来的。

文创让景区在“限流”模式下摆脱“门票经济”的出路

在2019年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首次晒出了故宫的账本: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故宫的8万人限流以及60元的门票是基本固定的,把门票和流量作为一部分,加上不断增长的文创衍生品开发,这样一个公司是很有价值的,通过这样一个公司的价值进行变现从而实现公益化的资金运作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IMG_20190516_192909.jpg

在2017年,故宫文创部线下收入近1亿元,线上淘宝网店收入近5000万元。此外,集合故宫所有的文创产品全年总收入达到了15亿元。此外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自从2017年12月29日展开“秦韵匠心 俑靓全球”的文化创意全球大赛以来,线上新媒体不断引发话题传播,也是受到了文创业界的高度关注。

对于景区而言,IP的重塑再开发是具有知识产权的多元化文创模式,对景区来说,利用IP元素进行文创衍生品的系列开发,同时进行景区产品开发、游线开发、品牌重塑以及景区住宿等等,这样的文创发展实现了从单一到多元的过程,也让IP真正意义上的植入到了景区的方方面面。

众所周知的定律,只有IP的传播度越大,与游客的接触面越广,IP的价值才会逐渐增大,这样文创产品的设计产品也会更加吸引游客。

闻旅派(www.wenlvpai.com)观点:

“限流令”的趋势化发展无论从何种方向来看都是好事情,只是面临的问题确实也很多,尤其这与国内推行的减低 “门票经济”成了个矛盾体,如果从合理分流游客流量、减轻景区环境承载和接待压力,解决景区高峰人满为患的角度来看,采取提高景区门票价格的方式也无可厚非。

但是,单纯的奉行高价“策略”,以此增加利润,长远看很难构建国内健康的“大旅游”体系,也必然会影响景区乃至景区所在地的可持续发展。所以,为了扭转有的景区“撑死”、有的景区“饿死”的不良局面,“限流”还是很有必要的。

另外,景区也应该积极谋划旅游业从“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的转型,有数据表明,旅游产业链效益约为门票价值的7倍,以西湖免费开放十多年为例,当地的旅游总收入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对此,文创经济的发展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闻旅派原创,作者:Ariel,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14349.html

6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腾邦国际实控人悉数转出所持股份表决权,实控人或将变更

下一篇

14条策略让酒店客人满意度调查回复率提升近100%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