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旅报道 | 众信旅游能否借助悠联货币撬动旅游市场新支点?

文章摘要:未来,悠联货币或许会面临更多的入局者,在这场不允许退场的高速竞争中,网点分布和用户流量是其在这个赛道筑起防护栏的关键因素。

Screenshot_2019-05-13-19-26-34-860_com.tencent.mm.png

——访悠联货币总经理 周杨

以用户真实需求为出发点代替产品经理的主观臆断,这个生意从最初设想到上线布局,早已在用户群中间自带流量和认知度,而站在跨界的角度来看,这种“真痛点、强需求、空间大”的项目,也为旅游行业探索了更多可能性。

上个月,南希去了一次香港,因为考虑到目前去香港的便利性,她并没有着急去兑换港币,想着出发前去换一点就够了,因为听说有一些当地老店,只能支付现金。但等到出发前一天,南希去就近的招商银行兑换港币的时候,被告知目前最低面额是1000港币,她想自己肯定用不了这么多,回来再换也挺麻烦的,就决定去机场兑换一些小面额。

但等她到了机场兑换前在支付宝上面一查,发现500元人民币的兑换加上手续费竟然比银行贵了200多,虽然有点心疼,但她还是担心万一去了有需要现金的地方,所以咬咬牙换了,免得过去换麻烦。

同样经历的还有梦梦,前段时间度假去了马尔代夫,出发之前想换点马来西亚令吉,作为一个度假经验非常丰富的行者,她选择去中国银行总部去兑换,这样成功的几率更高一些,但是等她去了总部的时候,却被告知没有此类币种。

以上两个案例都发生在北京,作为一线城市,相对来说,货币兑换应该更便捷更容易,但是槽点也是不断。在外币兑换这件事上,只要出境旅游过的人都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一些“坎坷”,但大多时候因为没有更多选择,用户也只能接受这种现状。

Screenshot_2019-05-13-19-29-55-441_com.tencent.mm.png

“最初我们就是希望能够帮助游客避免这些痛点,基于游客的真实需求,提供一站式服务。货币兑换是跟团游客绕不开的一环,只要出去玩,或多或少都会在出发前选择兑换点当地钱币,”悠联货币总经理周杨告诉闻旅派。

实际上,这种跨界的货币兑换业务,众信旅游并非首家,早在1855年,托马斯库克(中国官方授权的品牌名为“托迈酷客”)就已经有了尝试,其旗下的通济隆旅行社是一个全球性的货币兑换公司,而美国运通在金融跨界领域的探索也是非常经典的成功案例。这些都表明,旅游和金融有一个天然的关联性。

尽管目前银行卡、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工具在境外非常普及,但是选择出境旅游的用户或多或少都会兑换一些当地货币以备不时之需。随着出境游客的增加,外币兑换的痛点日益显著。目前国内货币兑换的主要渠道依然来自银行,但银行预约周期太长、且小面额外币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即便到达机场和目的地后再兑换外币,仍需要面对支付更高手续费的问题。

基于这些痛点,对于中国的旅游市场来说,或许意味着新的机会。

悠联货币总经理周杨介绍道:“一站式满足游客需求是众信旅游多年来追求的目标,当发现这个用户痛点的时候,第一个动作就是收购悠联货币,这样可以第一时间解决那些报团游客的货币兑换需求。”

撬动旅游行业的支点

距离悠联货币拿到全国牌照已经过去2年,在不断试点与尝试过程中,市场一直处于蜕变过程:出境游客的剧增、痛点激增、政策的变化都在助力本土货币兑换公司破茧成蝶。

在这种情况下,悠联货币作为中国旅游行业和金融跨界探索的第一梯队,希望借鉴国外成熟的经验和遵从中国外管局的政策规定摸索出一条旅游金融创新之路。

Screenshot_2019-05-13-19-30-56-513_com.tencent.mm.png

闻旅派(www.wenlvpai)了解到,目前悠联货币的业务模式主要分为三种:

第一种,店中店,目前在北京有6家,即在众信旅游的门店中单独划分一个区域设立货币兑换机构,但需要空间独立、证件独立、业务独立。此外,在店面的选择上,并不是每家门店都适合,不仅要考虑单店的流量能否支撑后期的运营成本,还要符合外管局的相关规定;

第二种,机场店,目前主要开在北京和上海机场,这是比较常规的模式,因为机场是出入境集中的入口,散客流量很高,但用户黏性一般,费用高;

第三,线上购钞,线下提取的模式,这是目前集中推广的模式,也是外管局近2年才许可的模式,即用户可以在客户端自主选择兑换币种并完成支付,然后选择在附近门店提取。

Screenshot_2019-05-13-19-36-05-654_com.tencent.mm.png

从三种模式上看,悠联货币试图在固有资源和常规性机场兑换的模式中找到一条新的出路,重要的是对市场和用户的探索和把握——想要涉及更多的区域和服务更多的客户,必须加快网点的布局和开发更多的合作伙伴。

众所周知,货币兑换是一个执牌的行业,牌照比较稀缺,而对于入局比较早的悠联货币来说,通过近5年的探索,相对来说,已经给自己加固了一层护城河。相对于前两种模式,周杨亦认为第三种模式未来的发展空间更大,不仅可以给同行门店开放技术端口进行合作,还能够作为供应商与一些平台合作,从而跨出众信客户群,面向所有用户。

然而这种模式的痛点是需要快速增加各网点的数量加大辐射面,目前悠联货币的网点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但这依然无法满足其它城市游客的需求。最新消息显示,悠联货币正在与天津机场的一家外币兑换机构对接合作事宜。“其实天津的流量挺大,拿下了天津机场,华北市场的货币兑换基本就可以覆盖了,接下来我们会根据众信旅游的整体战略来规划下一步的区域布局。”周杨补充道。

远离常规产品和服务的尝试

对于中国式跨界和创新来说,实际的经营效果非常重要。首先,要具备连续性,才能尽可能地覆盖更广泛人群状态;其次,要具备足够的典型性,才能真正引发用户的共鸣;最后,经营效益要有持续增长性,才能算成功的项目。

周杨曾透露:“货币兑换是一个利润率较低的行业,只有规模化才能出效益。截止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实现盈利并保持35%的同比增长。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悠联货币在北京市场占有率为20%-25%。”

根据外管局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外币兑换公司仅占银行的十分之一,因此除了不断增加网点布局外,仍需要培养用户习惯以及加强品牌推广。

Screenshot_2019-05-13-19-36-34-847_com.tencent.mm.png

除了众信旅游,同样看好该业务板块的还有携程。去年8月,携程联手上海携程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开始全国布局外币兑换服务网点,业务覆盖近30种外币兑换,并宣布北京、上海、广州、重庆、天津、厦门、大连、沈阳、桂林、昆明、青岛、威海、郑州、武汉、宁波15座城市近500家携程旅游门店可为游客提供外币兑换线上预约服务。

谈及携程入局货币兑换赛道是否让悠联货币倍感压力,周杨坦言市场很大,希望更多人进来一起培育市场培育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悠联货币除了兑换业务外,被人熟知的是其售卖的一些衍生产品,比如世界各地钞票、金银币以及今年春节的“猪”金币,在业内引起来一波讨论和刷屏。然而即使如此,作为领航人的周杨并不满意,他认为这些产品相对来说比较单一和传统,未来希望能够根据游客的需求和体验的线路产品进行开发和探索。除开发衍生品外,悠联货币还提供代理退税服务,通过与境外退税公司的合作,游客可以带着退税单在国内退税。

作为旅游和金融跨界的先行者,悠联货币扮演着刷新旅游业态和服务的角色,而随着用户群体的不断增加,终会迎来属于它的高光时刻。

未来,悠联货币或许会面临更多的入局者,在这场不允许退场的高速竞争中,网点分布和用户流量是其在这个赛道筑起防护栏的关键因素。而协同总部战略的布局模式对其而言能否助其加速向前,对此,闻旅派将保持关注。

闻旅派原创,作者:Ariel,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nlvpai.com/14127.html

6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2019意大利皮埃蒙特推介会在意大利使馆文化处举办

下一篇

欧洲航空业整合势不可挡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